客户端继续浏览
【瓶邪】《陌路》(瓶邪黎苏,古风低魔) 第1页(共162贴)
查看全部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故事,我为了一个人把它写下来。
我觉得这个很适合瓶邪,也很像那个人。
希望这篇文,那个人可以看到,虽然可能性很低。


程门🍦 2017-10-30
3楼. 第一章
恰是一年三月好风景,吴越城内处处可见桃花灼灼开放,偶尔微风乍起,便是漫天飞花,美不胜收。
苏万抽了抽鼻子,紧跟上自家大师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人流挤开,万一迷路就坏了。
在他的前方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高挑青年,一头墨发不受拘束,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在阳光下泛着些许金黄的色泽,单看背影就足以引得无数少女频频回头,看看这是哪家公子哥。
苏万无奈叹气,往前挤了挤,快步走过去拉住那人的衣摆,道:“师兄,吴邪师兄,你等等我。”
吴邪回头斜了他一眼:“你最好自己跟上,我现在心情很不好,还有,在外面要叫我关根。”
“是,吴……关根师兄。”苏万摸了摸鼻子,有点怂哒哒地放了手,“还没到吗?这个交流会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吴邪一扬下巴:“诺,就在那座酒楼,进去之后注意些,毕竟这次所有的世家都会有人前来。”
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握住了腰间的佩剑:“张家也是。”
苏万抖了抖,有些为张家这次的代表人默哀,又有些难过。
他家师兄,以前的性格明明不是这样的,直到……十年前。
程门🍦 2017-10-30  回复(1)
6楼. “嘿,关根!”苏万还没来得及回忆,思绪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抬起头,就看见那座酒楼二楼的窗口有一个人探出头来,对他们挥了挥手。
吴邪浑身的冷气总算散了些,对着那人勾了勾唇,点点头算是回礼。
苏万眼瞅着那位貌比潘安的公子哥,心说这不是解家的大少爷吗?这次居然亲自来了?不过也好,他跟自家师兄关系挺好的,有他在,吴邪也能收敛些。
两个人就这么走进了酒楼,二楼早已被清场,就等着他们前来。
吴邪推门走进来,扫视一圈,见全是见过面的人,不由得挑眉道:“为何不见张家人?”
“关师兄你不知道,”霍家小姐霍秀秀笑道,“这次要来的是张家新任族长,听说那个人出了些问题,近几天才处理好,所以可能要来迟了。”
“新任族长?张家倒是心急。”吴邪笑得有点凉,带着苏万找了个位置坐下。
说起来,这交流会的人无一不是来自有名的修真世家,唯有他和苏万是作为一个散修的徒弟前来,但奈何他师父黑瞎子的名气太响,这些人也不敢轻视于他。
不说别的,单是吴邪自己那一身修为,就足以碾压几大世家的年轻一代了。
程门🍦 2017-10-30  回复(1)
8楼. 端起一杯茶,吴邪掀起杯盖轻轻吹了口气,饮下一口,那微苦的清香还未来得及到达舌根,门就被人再次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是个藏蓝色衣袍的青年,一头墨色长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肤色有些苍白,更衬得双眸漆黑,仿佛千年古井,幽深而沉静。
吴邪看见这人,顿时一僵,手中的杯盏啪的一声跌落在地,茶水溅在他的衣摆上,他却浑然不觉。
竟然是他。
为什么会是他?
怎么可能会是他!
吴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弯腰捡起地上的杯盏,这东西质量倒是不错,竟没有摔碎。
他现在不是吴邪,是关根。
“关根,你这是怎么了?”解雨臣有些诧异地道。
“无妨,”吴邪的脸色虽然还有些不好,但已经看不出异常,他淡淡地笑了笑,道,“这位就是张家新任族长?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关某一时愣住,不小心摔了杯盏,倒是让大家见笑了。”
那位张家族长听见他的声音,整个人都是一怔,直直地看了过来,瞳孔骤然一缩。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了看周围坐了一圈的人,最终没有开口。
只是那隐藏在袍袖下的手指,死死地掐入手心,指尖用力到发白,仿佛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张家新任族长,张起灵。”他沉默良久,道。
听见这个名字,吴邪又是一顿,却没有再看向他,而是捧起另一杯茶,垂着眼睛专心喝
(1/2)下一段 
程门🍦 2017-10-30  回复(3)
14楼. 第二章
据说上古时期,这世上也是有能够腾云驾雾,超脱世外的仙人的,但是如今已经过去了万千年,天地间的灵气稀薄的不像话,修真者能够结成金丹也就是顶了天了,实力什么的全看自身天赋和武力值。
说到修真者,就不得不说修真界最有名的一族九门一散修——所谓一族,是指修真界的龙头老大,汪家,这一族人向来神秘,行踪难测;而九门则是老九门的简称,是汪家之下的九个家族的合称,也算是报团抵抗汪家的联盟,只不过这么多年以来老九门虽然表面还是一团和气,私下内斗却是比谁都狠,早晚要互相撕破脸皮;而这一散修,指的就是吴邪和苏万的师父,这人没有名字,只道他姓齐,擅长推算命理,一手奇门遁甲令人叫绝,人称黑瞎子。
这一场交流会,算是九门和一散修的传人的见面会,虽然看着似乎其乐融融,但是里面的暗潮涌动,恐怕就只有当事人才知晓了。
苏万垂着眉眼,乖乖坐在吴邪身边看书,一副我很乖巧可爱好欺负的样子。开玩笑,他可不敢卷入这些怪物的勾心斗角里,不然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些话不用多说,大家都清楚,”解雨臣眯着眼睛道,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很快就要到一年里阴气最重的时候了,各路妖魔鬼怪都要出来作祟,我只有一句话,各家管各家的地盘,手别伸
(1/2)下一段 
程门🍦 2017-10-30  回复
15楼. 苏万不由得有些奇怪,按理说新任的族长或者刚刚够资格参加交流会的少爷小姐一类的,这种时候都会尽量表现自己,在各家面前立立威,也方便自己以后发展。
可是这位却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从来到这里之后,只说了一句话,还是自我介绍,真是个闷葫芦。
而吴邪似乎也没什么说话的性质,虽然他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跟他向来亲近的苏万很快就发现,自家师兄好像有些……烦躁不安?
这个发现让苏万有些惊愕,这种情绪有多少年没出现在吴邪身上了?还是在这种场合。仔细想想,好像从那个张起灵出现之后,吴邪就有些不对劲,只是被他隐藏得很好罢了。
而且,他居然没有针对那个张起灵?那可是张家人啊!
苏万觉得今天所见到的一切真的是都很迷,他完全不能理解。
程门🍦 2017-10-30  回复
16楼. 终于等到一切商定,吴邪最先站起身来,拱了拱手道:“既然已经商讨完毕,那在下就先走一步了,若是回去迟了家师可是要罚我的,告辞。”
苏万看着他一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呆的模样,在心里撇嘴,师父他敢罚你吗?三年前敢罚你还差不多,现在哪次不是你你整他,我看他巴不得你不回去呢。
其他人当然不会阻拦,全都道了声告辞,唯有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缓缓站起来,道:“我送你。”
吴邪挑眉,淡淡道:“不必了,在下一介散修子弟,何德何能让张家族长亲自相送。”说罢,领着苏万走出门去。
张起灵看着他走出去,顿了顿,也跟了出去,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小花哥哥,关师兄和那张家族长认识?”霍秀秀低声道。
解雨臣摇头:“不知,这张起灵,我到也是第一次见。”
……
吴邪走的很快,苏万一路小跑勉强跟上他,少年边跑边道:“师兄,你这么着急干嘛?出什么事了吗?”
吴邪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踏入了一处小巷,然后停步,并顺手拉住差点撞到他背上的苏万,冷声道:“出来。”
一个人影自外面缓缓走进来,完全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中,他直接无视了苏万,紧盯着面前的人,语气分外笃定:“吴邪。”
苏万一愣,这不是那位张家族长吗?为什么他会跟来?还有,他居然知道吴邪这个名字?

(1/2)下一段 
程门🍦 2017-10-30  回复(2)
18楼. 第三章
“张家族长怕是认错人了,”吴邪淡淡道,“在下关根。”
张起灵看着他,眼神宛如苍山深处的幽静泉眼,不起波澜:“你是吴邪。”
“你认错人了。”吴邪同样平静。
“你是吴邪。”
“我是关根。”
“你是吴邪。”
“我不是。”
“你是吴邪。”
“……”
吴邪觉得自己跟他没法沟通,只得冷着脸道:“张族长看来是还没有恢复,所以神志不清,在下不与你计较,告辞。”
“……”张起灵就那么看着他,眸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捉摸不透,似乎在想什么。
程门🍦 2017-10-31  回复
21楼. 苏万看他这眼神莫名背后发寒,刚想说什么,已经被吴邪揪着领子拎走了。
两个人一路七拐八拐,绕了足有近千里路,虽说是御剑飞行,到达目的地时也已经天黑了,但是吴邪的目的似乎就是等待天黑,才好不被人发现。
因为他们来的地方,是九门之一,长沙吴家的府邸。
吴家本来算是九门中实力第二的世家,却在十年前互逢大变,不知怎的得罪了汪家,被狠狠打压了一番,几位直系皆是身亡,只剩下一位吴二爷,手腕过人,才让吴家勉强存活下来,养精蓄锐了十年才恢复一些生息,但也只能在九门里垫底了。
吴邪领着苏万,面不改色地踏进吴家大门,即刻便有人上前,引着他们来到一处小院。
小院里,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坐在石桌边饮茶,跟身旁那个少年说着什么,而那个俊俏少年则是苦着脸点头。
吴邪微微勾唇,道:“二叔,又在教训黎簇?”
那少年听见他的声音,顿时抬起头来,喜道:“师父,苏万!”
苏万闻言,翻了个白眼道:“喂喂,说了多少次要叫我小师叔啊!”
黎簇露齿一笑:“苏万。”
“大鸭梨!”苏万道。
“好了,”吴邪走过去拍拍黎簇的头,“你们自个玩去吧,我和二叔有话要谈。”
看着两个少年欢欢喜喜地跑开,吴二白摇了摇头,道:“小邪,今天的交流会结果如何?”
“还算好,”吴邪
(1/2)下一段 
程门🍦 2017-10-31  回复
23楼. “诶,苏万,你今天跟师父一起去参加那什么交流会了?”黎簇叼着根草茎,含糊不清地问道。
苏万咬着刚从供桌上拿的梨子,道:“是啊,那些家伙全都是怪物,说话句句都藏着杀机,那些杀气如果能够具象化,我恐怕早就被捅成筛子了。”
“所以这种场合就不该让你去的,”黎簇啧了一声,“我什么时候才够资格被师父带出去啊。”
提起这个,苏万有些幸灾乐祸:“等你结成金丹再说吧,师兄说了,只有等你结成了金丹,带出去才不会给他丢人。”
黎簇眯着眼睛看苏万:“比我早修炼十年了不起啊,如果我是和你一样打小开始修炼,早就把你甩到十条街后面了。”
苏万撇嘴:“拉倒吧,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说起来,你知不知道张起灵是谁?”
“……”黎簇的脸色忽的一黑,“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人?”
“诶?”苏万不明所以,“今天交流会时,这个人是张家代表啊。”
“啧,该死的!”黎簇呸的一声吐出口中的草茎,迅速爬起来,往那处小院的方向跑过去,跑到一半突然又停住,对苏万喊道,“别跟过来!”
苏万一脸茫然。
程门🍦 2017-10-31  回复(2)
下一页
第1/3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瓶邪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3-2-04 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