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不负余生》现代言情/变身入替 第1页(共473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良目善口 2018-5-17
2楼.   2015年5月4日晚十点,花苑小区三号楼一单元五楼1052。
  云婷与丈夫江烨的卧室开着灯,卧室里只有云婷一人独自坐在床上,低着头,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
  她的脸上没有表情,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她赶紧拿起手机,是闺蜜阿月发来的微信语音。
  阿月的声音很轻,小心翼翼地说:“江烨确实和老魏吃饭来着,老魏回来有一会儿,他说吃完饭江烨就打车走了,现在这个点儿也应该到家。”她又发了条语音,问:“怎么,他没回家?”
  云婷无奈地笑了:“没有,打电话他也不接。”
  “他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女人?”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云婷的声音低落,目光移动到床头柜,上面整齐摆放了几套婴儿穿的衣服鞋子,“他老是去找那个女人,为什么还要给孩子买衣服,他不是喜欢那个女人吗,喜欢她好了,为什么还要对我好?阿月,你知道吗,我觉得他特别假。”
  “你别多想,也许他路上可能有点事儿。你是他老婆,他不对你好对谁好?那个女人吸毒,江烨不可能喜欢她。”
  阿月安慰两句,没想到云婷听完突然急了:“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吸毒,他才老是往戒毒医院跑!他以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就是一个生病住院的同事,可你想,哪个
(1/2)下一段 
良目善口 2018-5-17  回复(2)
3楼.   “我瞒你什么了,你今晚怎么回事?”江烨明显不对劲,眼神不敢与她对视,躲躲闪闪。
  云婷强忍眼泪,又问了一遍,可是江烨始终不愿与她正面交谈,他衣服一脱,躺下就睡。
  她也再没问一句,默默地拉开被子,躺在枕边,背对着江烨。
  “明天早上我去机场接个人。”关灯之前,江烨说。
  “那你下午回来,我们一起去趟荣华街。”云婷一直背对着他。  
  “好,晚安。”他也没问云婷带他去荣华街做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别的事。  
  云婷没再说话,灯关了,她睁着眼睛,还在望床头柜上的几件衣服。  
  和以往的早晨不一样,云婷醒得很早,醒来以后就一直翻箱倒柜。冰箱里摆的是昨晚没有动过的菜,江烨把菜热了热,冲了杯奶茶,吃完以后就匆匆忙忙地要出门。他走到玄关,刚打开门,云婷终于不翻了,她把家里的户口薄和两个人的结婚证放在茶几上,对换鞋的江烨说:“下午记得回来......”话到一半,欲言又止。 
  江烨没有注意茶几上的本子,换了鞋就往外走:“好。”  
  门轻轻关上,云婷一下子瘫坐在沙发里,仰望天花板,任由眼泪淌下。  
  离婚。 
  她始终还是没有说出这两个字,两人结婚之前就已相处四年之久,怎么可能说散就散,
(1/2)下一段 
良目善口 2018-5-17  回复
4楼.   江都市戒毒医院,是江都市民政局注册的自愿戒毒医疗机构,位于江都市裕华街1179号。 
  住院部八楼6号病房,病房里有两张病床,有一家人正围着其中一张病床上的男孩寒虚问暖。这是一个戒毒成功的孩子,不久,他将离开戒毒医院,重新步入社会。  
  相比之下,另一张病床上就比较冷清,那儿只有一个女孩靠着枕头发呆,她穿着病号服,头发披散着,一双美眸本来最具传神,此时却一点光彩也没有。  
  她叫薛礼姗,半年前被市公安警察江烨送到这所戒毒医院,那时她的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毒瘾难戒,众叛亲离,她甚至想一死了之,但被江烨阻止。 
  江烨对她说:“你陷得不深,毒瘾能戒掉,只要你戒了毒瘾,你的父母还会认你,一切都会恢复正轨。” 
  江烨帮助她从毒瘾的阴霾中走出,随之,她的世界也出现了一丝曙光,那是她在部队参军的未婚夫越云开。  
  越云开不知道她吸毒,每周定时定点和她通电话,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从未间断。靠这个深爱她的男人,她成功戒了半年,到达戒毒稳定期。  
  今天是2015年5月5日,越云开说他要回江都休假,坐飞机回来,上午十点就到。  
  门开了,进来的是江烨,他依旧穿着那件白衬衫,晃了晃手上的车
(1/2)下一段 
良目善口 2018-5-17  回复
5楼.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了,江烨掏出手机一看,是妻子云婷。  
  “喂?”  
  “你在哪?”云婷的声音低沉。  
  江烨有些不耐烦:“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今天去机场接个人。”  
  “和谁在一起?”手机那头连忙追问。  
  “没别人,就我一个。”江烨说起谎来眼都不眨,“你别多心,今天我有一个处得不错的同事回江都,我过来机场接他。”顿了顿,说:“男的。”  
  “好,我知道了。”  
  嘟......  
  云婷不等江烨回话,直接挂了。江烨望着手机发了会儿呆,小声嘟囔了句:“小心眼。”装上手机,瞄了薛礼姗一眼,这小姑娘还是低着头。  
  突然,薛礼姗停下脚步,江烨问:“怎么了?”  
  薛礼姗咬着下唇,犹豫好久,说:“我们,我们走吧。”  
  “去哪?”江烨不解。  
  “我不想他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  
  “那你打算逃避,永远不见他?”江烨问。  
  “不是,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吸毒史。我住在戒毒医院,他回来一个月,肯定会发现的。”她的嘴唇已经被她咬得发紫,眼神中满是迷茫,“他会不会不要我?”  
  “不要胡思乱想,他不会的,你不是已经进入戒毒稳定期了?等他回来,我帮你租套房子
(1/2)下一段 
良目善口 2018-5-17  回复
6楼.   “薛礼姗啊薛礼姗,你可一定要把毒瘾戒掉,重新开始,过一个正常人过的生活,到时候,你失去的东西都会回到你的身边,我也能放心的离开你,恢复我的生活。” 
  江烨心里正寻思着,忽听薛礼姗说:“什么?你没回来?”  
  只听手机那头有个声音难辞其咎地说:“实在不好意思,姗姗,这么晚才告诉你,本来我是今天的飞机,马上就要登机了,结果上面的领导一声令下,我必须回单位报到,我也没办法。“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告诉我?”  
  “我遇到了点事儿,姗姗,你理解我一下。” 
  越云开还在解释,薛礼姗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江烨站在旁边干着急,他有点头疼,一会儿叉腰皱眉,一会儿扶额长叹。  
  好不容易有点希望,怎么又出意外了!  
  眼看薛礼姗的神情再度变成戒毒时的样子,一脸死气沉沉,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薛礼姗什么时候能成功戒毒。江烨心里发急,一把夺过手机,不顾薛礼姗的阻止,对着手机那头的越云开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越云开!”  
  “你是?”
  ”***就是个**!”  
  “喂!你......”  
  “你一走就是一年,礼姗从来就没有抱怨过,你知不知道今年她出了大事,就盼着你能回来陪她。”  

(1/2)下一段 
良目善口 2018-5-17  回复
7楼.   “**,薛礼姗呢?他在你旁边?你把手机给她,我问她。”  
  江烨望向薛礼姗,眼神似在询问要不要接电话,薛礼姗勉强笑了笑,接过手机,摁了关机。  
  “怎么?你不想和他说话?”江烨问。  
  “没什么可说的,他不想回来就算了,也许他早就知道我吸毒。”  
  薛礼姗说这句话时的眼神让人看了心碎,江烨沉默了,具有吸毒史的人,不论贫富还是美丑,都会沦落到一个下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也怪不得她多疑。  
  “那好,现在我们去哪?回医院?”见她落寞的样子,江烨技穷了。  
  “我不想回去。”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这样回去确实可惜了点儿,行,你说,咱们去哪?”  
  “我不知道。”  
  “......”  
  一串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是江烨的手机,云婷打来的电话。接通手机,对面的云婷许久没有开口,江烨有点纳闷:“怎么了?”  
  “你在哪?”云婷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在机场!你要不要过来看看啊?”江烨心里烦透了这个女人,一早上要打几个电话才放心?可云婷接下来的话就像一颗炸弹,在江烨的世界炸了。  
  “我也在机场,”平静,抑制住的平静,“你转过身来,就能见到我。”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良目善口 2018-5-17  回复
8楼. 顶顶。
夙雪飞 2018-5-17  回复(1)
9楼. 为什么是15年?
无名氏姓氏 2018-5-17  回复(1)
10楼. 收藏关注了哦
无名氏姓氏 2018-5-17  回复
下一页
第1/22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变身文学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0-7-09 0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