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寻药 第1页(共26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夜里的时光静悄悄,思念的人儿展转难眠,他急需一剂药。于是,他在深夜里四处寻医问药。可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医难寻药难觅。这叫他如何是好啊。他走啊,走啊。看到了一个坐在村头的老汉。便上前寻问。“村里可有诊所?”老汉答“得到镇上才有。”“你为何坐于此?”“夜里思念死去的老伴了,睡不着,出来透透气”老汉看了看他又说“你怎么了?哪不舒适了?要看大夫?”“我茶不思饭不想,夜里难入眠,身体甚是难受”“哦……想恋人了?”“我没恋人。”“哦……这离镇上可远了,明日有去镇里的牛车。我这有可缓解你病痛的东西,”说完老汉从旁边拿起了一瓶酒,递到了他面前“来喝了它就不难受了”“哦,我不喝酒的。”“我念我老伴时就喝它,喝醉了睡了也就不想了”老汉拿起酒就往自己嘴里灌,突然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呜呜……我没照顾好老伴,没让她过上好日子,这可好人没了,什么都没了,呜呜”老汉突然哭诉着他和他老伴的过往,时间仿佛凝固了,只有两人在诉说与傾听。不知过了多久,老伴哭累了,靠在旁边的树便睡去了。他看着睡着的老汉,若有所思,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起身继续赶路了。他没往镇上的方向去,只是没有目的走,如游魂般四处飘荡。他晓得了自己的病无药可解,
(1/2)下一段 

萧晨流年lll 2019-11-13
2楼. 楼主好文采,怎么理解它是病根也是药
桂花载酒🍺吧 2019-11-13  回复(1)
4楼. 南方小镇有一户人家,生有一子,自小眼睛常会不自觉流下泪来。家人甚是紧张,怕是眼睛出了什么毛病,寻遍了很多医生也找不出问题所在。岁月如梭,转眼小孩已长大成人,可无故流泪的问题还是依旧。由于流眼泪,他已习惯性地随身带一条沾湿的小手帕,好擦干眼泪不让手帕擦坏了眼袋。别人看到自然少不了嘲笑的,也给他取了外号叫“林哥哥”。他本不姓林,却因整天拿着条手帕擦眼泪像极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所以外号就这样有了。他自然是不乐意的,为此还与人打了起来。家里人知道了也很无奈,虽也替孩子教训了他们,但也止不了别人的风言风语。他慢慢地也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学会了坦然处之,不再为风言风语所生气。每每难过时他喜欢独自跑到老房区四处闲逛,一边行走在老巷子里一边用手抚摸着老房子的墙,这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温暖,可能是他很念久吧。自从镇上的人有了点钱,便纷纷在新区建了新房,陆陆续续地搬了出去。老区变得荒废了起来,偶尔一两家还住着不愿搬出的老人,坐在门口纳着凉。老人认得他,向他挥了挥手,他也挥了挥手作出回应。他能在老区一待就是半天,到了饭点才走回家。一日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背着沉重背包的徒步者,徒步者上前跟他攀谈了起来。“小
(1/2)下一段 
萧晨流年lll 2019-11-25  回复
5楼. 他是一个山民,常年以采药为生。家里有五个孩子,开销自然很大所以他就越发地努力去采药了。药材越珍贵所获的回报就越高,他常常一进山就是十天半个月,只为寻到更名贵的药。他的老婆是个贤妻良母,也能体谅到他的不易,他不在的日子里她都能把五个孩子照顾地妥妥贴贴的。两个老人也能自理所以不用多操心。他离家去寻药才能安心地去。一日他又和邻家的几个男人开始进山找寻药材了。他们各自带了半个月的干粮,希望能找到有价值的药材。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大箩筐走向了通往大山深处的崎岖山路。山民们常年的采摘很多药材已被过度开采,想找到有价值的药材只能往更深更偏僻的密林深处,但危险也倍增了。一连七天山民们都没发现有价值的药材,他变得有些失落了。现在家里除了日常开销,还要准备来年孩子们的学杂费,这都是大数啊。他建议大家再往深处寻定能找到有价值的药。大家都有些犹豫了,因为进山前是有计划的,七天寻药,有没有寻到都要返回去的,因为干粮有限还有越深入越危险。但他还是坚持继续深入,理由是进入深山不易应最大化地争取利益,越往前获取药材的可能性越大,如果按步就班地回去大家也没得到什么,至于干粮还有八天的,省着吃都能挤出三天的,再不能就就地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萧晨流年lll 2019-12-2  回复
53楼. 假如没病,药也就不存在了。病驱使人去寻药,人就是病的奴仆。病是什么?是人生理或心理的不正常状态。而药就是调和这种不正常状态的东西。人这一辈子是离不开药的,所以一辈在都在找药。因为人类的社会化,药也商品化了,所以“找药”变成了“买药”。只要药店医院有药,你有钱就能弄到,药便变得稀疏平常了,不会再为“找药”而苦恼。那是否药店医院都会有自己需要的药呢?答应是否定的。社会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类社群,有人便充当着“找药”“制药”的角色,尽量满足人对药的需求。人对药的需求是惊人的,这常常被人乎略。药没人会喜欢,但如果病了又不得不去吃。病和药是一对相爱相杀的孪生兄弟,而人则被夹在中间,人是偏向药的,因为药给人活的希望。假如它是医我的药,我就该服用它,只为更好地活着。
萧晨流年lll 2019-12-13  回复
54楼. 一条狼狗趴在路边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神情忧郁,仿佛在诉说着过往。“我一直在流浪,直到遇到他。我不想再流浪,想流在他身边。可他说,他家已有了猫不需要狗。我以为我能讨他欢心,是我想多了。那天我们分别,都没表现得很悲伤……”。 
一个小男孩在森林深处好像在找什么,他一边走一边找。突然看到了一头大灰熊正趴在一颗大树下睡觉。他兴奋地走上前,轻声唤着大灰熊“大熊,大熊……”大灰熊被吵醒了有些生气,站起身冲男孩吼了一声说“你好大的胆敢吵我睡觉!!”男孩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怯生生地说“我无意吵你,我一个人跑进森林深处就是为了找你的。我想从你这换点东西。”大灰熊压了一下火气,不屑道“换什么东西?”“忘,忧,草”男孩壮着胆说。大灰熊好奇道“你要它做什么?”“我想忘掉忧愁。”“哈哈,你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忧愁?你因为什么忧愁?”男孩仰头看着大灰熊道“因为一条狼狗。我害怕拥有而放弃,因放弃而忧愁。”大灰熊俯看着男孩说“哦,原来这样啊。那你拿什么来换?”男孩一手从裤兜里抓出一把糖,另一手又从另一个裤兜抓出一把零钱说“我的糖和零钱跟你换。”“哈哈,我不需要这些”大灰熊大笑道。“你想要什么?”男孩问。大熊露出狡猾的笑说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萧晨流年lll 2019-12-22  回复
55楼. 晚上刘菲菲吃完药便睡了。她感冒已一个月了,其间感冒反反复复没有完全好转。可能也是因为她的体质弱,所以遇上病总不能很快地好起来。
刘菲菲披散的乌发被她的睡姿压着,几缕发丝贴在她的脸颊上显得有些凌乱。旁人床头柜上摆放着她的照片,一个双手叉腰笑得很爽朗的女孩子。
早上晨光透过白色的窗帘,照到了刘菲菲的床上。温柔的晨光没能唤醒她。她依旧沉进在自己的梦乡里。梦里的场景如此熟悉,儿时的乡村小院里,小菲菲正在和一群同龄小朋友玩老鹰抓小鸡,天真开朗的欢笑回荡在小院里……
刘菲菲在睡床上慢慢张开了双眼,伸了伸懒腰而后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睡眼惺忪的爬起了床,凌乱的长发被她用手抓了抓更乱了。她走出了卧室来到卫生间开始洗漱起来。放眼望去空荡荡的房子里少了些人气,两房一厅的房子只住着刘菲菲一个人。不大的厅堂还算弄得干净整齐,沙发上放有一个超大的布偶熊,抱起都快有一人高了。
刘菲菲很快便从卫生间出来了,一眼看去和睡前判若两人,头发已扎起显得干练而不失女人味的大马尾,脸上化的淡妆使精致的五官更动人了。朱红色的嘴唇只让人觉得她涂了唇膏了,而不会知道她已感冒了一个月了。刘菲菲回到卧室换了一身黑色的修身西服,站在落地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萧晨流年lll 2020-1-11  回复
56楼. 我努力砌着围墙,砌到最后我发现我没给自己留一扇门,外面的人进不来,我也出不去……
他为何起这么高的墙?是怕被人偷窃他吗?他家有宝贝?
我在围墙上俯看下面的路人,路人也望着我,他向我挥手,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回应。
他傻站那高墙干嘛?向他挥手也不给个反应,太没礼貌了。还是走吧。
围墙下的路人离开了,我多想再看看他向我挥手的样子。
……
……
从此他们不再有交际。
萧晨流年lll 2020-3-7  回复
57楼. “……我卖药这么多年,发现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病你没法治,你也治不过来……”这是《我不是药神》里的一句台词,很直白也很现实。
萧晨流年lll 2020-7-6  回复
下一页
第1/2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文学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1-26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