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小说】原创长篇《纵然光鲜亮丽不过昙花一现》连载 第1页(共277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小说】原创长篇《纵然光鲜亮丽不过昙花一现》连载
 很多心酸隐藏于光鲜亮丽的背后,
 很多忧伤隐藏于眉语目笑的脸上。
 很多感情隐藏于擦肩而过的瞬间。
 遗憾的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
 即使知道,倘若是宿命安排,又当如何?
 ……


伊殇💦💧 2020-7-30
6楼. 第一章掌上明珠
(一)弟弟
“晋傅玄《短歌行》写道:‘昔君视我,如掌中珠,何意一朝,弃我沟渠。’故延生出“掌上明珠”这个成语,字面的意思是拿在手掌里的珠子,后来专指父母特别疼爱的女儿……”
“掌上明珠……”
唐安生静静凝视着白色粉笔刻在黑板上的那四个成语,囔囔自语,她的目光透过笔画整齐的字迹,倾刻间,时光仿佛在身后倒流,倒流回她五岁那年。
摆上一张复古的雕花紫檀木沙发,还有配送的系列家具,恰好占据客厅的半壁江山,从外面看进来,这个家倒显得圆满了许多,中间那个柜子上面放着一台黑白色彩的小型电视机,斑驳墙壁上方挂着一家四口全家福的相册。
这是唐安生的家,是一个让她心伤落泪的地方,也是一个囚禁了她灵魂的监狱,这么多年,她心里始终装着一个小小的心愿——逃离这个影响她一生的牢笼
“妈妈,我疼,好疼……”
扎着两条乌黑柔软的麻花辫的小女孩,此刻摔倒在门口的台阶上,右膝盖硬生生的磕出一道鲜红的口子,血液静静的往下淌过细皮嫩肉的小腿,染红了绣着鸭子图案的土黄色袜子。
“瞎哭什么,不就流点血吗?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看看人家的女儿,摔倒了都会学着自己站起来,你就不能自己站起来吗,就会哭给我添乱,呆会吵醒你弟弟有你好受的…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伊殇💦💧 2020-7-30  回复(2)
9楼. 欢迎继续更新
依法治国 2020-7-31  回复
12楼. (四)超短裙*下
“陈思琪,放学后去下我办公室。”
林尚儒扶了扶眼镜眶,额头直冒冷汗,现在的初中生思想都这么成熟的吗?想他们那个年代,大家都挤在一个大教室,珍惜彼此之间的友谊都来不及,更别说吵架了。
听到林尚儒的话,黄橙橙暗暗欣喜,陈思琪呀陈思琪,就你还想跟本小姐斗,从小在老妈面前装了十几年的小可怜不是白装滴,这不,林老师都站我这边呢。
她笑逐颜开的脸迎上陈思琪吵牙切齿的眼神,突然听到林尚儒又说:“黄橙橙,你也去。”
她那颗玻璃心浸透了一半的喜悦顷刻间在皲裂中“砰”的碎成渣子,林老师,不带人这么玩的,还以为你站我这边呢,没想到你还是当起了和事佬。
老人常说“风水轮流转”,这会,换成陈思琪笑逐颜开,黄橙橙咬牙切齿。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带头笑出声,顿时教室里像炸开了锅,哄亮的笑声驱逐着空中炎热的气息。
黄橙橙瞪不过陈思琪,又转头去瞪死党张一山,虽强忍住笑,但那双眯成一条缝,找不着眼球的单眼皮已经出卖了他。
张一山收起脸上的笑,烊装咳嗽,眼神示意旁边的同桌胡小乐。
那家伙捂着嘴的偷笑,肩膀乱颤,像《猫和老鼠》里的汤姆,在老鼠洞布下陷井后,笑得傻乎乎的,殊不知杰瑞手拿着弓箭明目张胆的站在他身后。
胡小乐终于发现头顶上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伊殇💦💧 2020-8-2  回复
14楼. 支持一下
楚寒星♤ 2020-8-2  回复(1)
17楼. (七)反跟踪*下
忽得那盏陈旧的路灯“滋”的又亮了起来,灯罩里的飞蛾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困死在其中,还是逃出去了。
那人幽幽转身,不是陈思琪,是个瘦骨如柴、形容枯槁的女人,身上穿着白色校服,纽扣旁边沾着黄色的泥块,头上带着卷卷的齐肩假发,一道狰狞细长的疤利落的切过左眼上方那道浓厚的眉锋,构成渗人的“十”字。
她黑沉沉的眼珠子像从墓地走出来的行尸,不见一丝活人的气息,死死的瞪着黄橙橙的那张小圆脸,嘴上“嘿嘿”的笑声甚为吓人,参差不齐的牙齿口水“叭嗒”的流到了下巴,像一头饿了好几天才逮到羊糕的柴狼,毋庸置疑,那是一个有精神病的疯女人。
黄橙橙转身想跑,两条脚却像被钉子生生地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因为就在关键时刻,她的右脚没出息的抽起筋来。
“安生,救我!救我!啊……”
突然,那疯女人反手作弓状圈住了黄橙橙的细长的脖颈,她整个人都变得颠疯、狂躁不安,倒像是发病的征兆。
她的眼神也变得疯狂炙热,漆黑色的眼珠子在忽明忽灭的灯光下恐惧如撕,“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
黄橙橙被勒得已经忘记去喊救命,一条紧接一条的冰冰凉凉的液体从眼眶坠落到脖颈,她的身体也是一座疆硬的冰雕,因为害怕到了极致。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伊殇💦💧 2020-8-5  回复
21楼. 支持衣殇,加油!
楚寒星♤ 2020-8-7  回复(1)
22楼. (九)一点暖*中
天空湛蓝澄清,纤云不染。丰沛鲜盈的正午阳光,又似清味纤雅的太妃糖,又恍若黏稠多汁的酸梅汤。病房里的两个花季少女还在嘻笑打闹。
“好啦,黄橙橙,别闹了,你再挠我,这输液针都要掉出来了。”
安生收起脸上的笑,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
“啊!输液针掉啦?对不起呀安生,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黄橙橙抓着安生病服的条纹衣角,故作撒娇道。
“橙橙,我昏倒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救了我们?”
安生满脸疑惑,那个穿着白上衣的少年会是他吗?
“那得从我抓起砖头‘英雄救美’说起了,我砖头掉下去后,你也晕倒了,那疯女人口水流流的朝我走来,我吓得抱住那盏路灯就差没顺着竿爬上去了。我大声的喊‘救命啊’,‘救命啊’,没想到运气爆表喊来了救兵。”
黄橙橙左手拖着圆圆的下巴,两边腮帮子嚼得鼔鼔的,眼睛笑眯眯的,右手拿着一根香蕉,嘴里的声音也是含糊的,她就像在描述武侠小说里一段“英雄救美”的场景。
“救兵?”
“陈思琪和许陌然呗,安生,你是不知道呀,我‘同桌’——许陌然,居然会跆拳道耶,只见他左手一个拳,右脚一个勾,就像李小龙那样,‘啪啪’几下就打倒那个疯女人,陈思琪就赶紧报警了。”
黄橙橙边描述,边手拳脚踢“哼哼哈嘿”的模仿起许陌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伊殇💦💧 2020-8-7  回复
24楼. (十)一点暖*下
五月的天,六月的雨。
阴云密布,满城风雨欲来的征兆,转眼间晴空万里的天缀满灰蓝色的光,丝丝缕缕碎钻的光凄凄切切地倾泻于玻璃窗。
有了五月炎热天的铺垫,六月中旬这场雨将会下得很大。
光线昏沉的房间里,安生的脸和心也笼罩在天空的阴郁色彩里,就像乌云盖住月亮时,墙角枯萎的植物投下斑驳的影子,无人知晓它的伤悲。
“啪”的声音与房间里的阴郁融为一体,房间外面,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脚步停顿了几秒,神色微征,坐在轮椅的病人眉头紧锁。
“下手可真轻,你是心疼了吗?可惜这巴掌还不足矣打断我的脖子。”
那响亮的巴掌脆生生的覆盖住安生的右脸,那么吻合,就像最后一张硬纸片恰如其分的贴在拼图上。
而倚在床头的安生,用冷冷清清的眼神睨着那个庸懒的女人,嘴上是漫不经心的笑。
密密麻麻的雨丝像搅拌的针线坠落在玻璃窗,房间里女人惊诧的眼神与女孩得意的眼神纠缠其中。
“你……”
“怎么,我模仿的不像么?你刚才站在门外可不就是这样笑么?”
“像,很像,像极了,但是唐安生,你给我记住,你不是我,你永远也不能成为第二个我!”
此时,那女人勾魂摄魄的眼里媚态全无,取而代之的是冷若冰霜。
“我为什么不能成为第二个你?你就那么深信我不会成为第二个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伊殇💦💧 2020-8-8  回复
25楼. 第二章杨柳青青
(一)黄信笺*上
如果将学生时代的爱情喻为树上的苹果,青色那半叫暗恋的苦涩,红色那半叫暗恋的欢喜。
那时的他们,喜欢一个人会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却掩盖不住眉目间流露出来的爱意,而信笺便是暗恋者与被暗恋者之间的载体。
早上第三节课上到一半,湖水蓝的圆珠笔上多啦A梦掉坠停止了左右摇摆。
白色线圈本上面铺满密密麻麻的词汇和语法,长长瘦瘦的字体像一堆干瘪的火柴人手连手紧挨其中,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余留,这让陈思琪喘不过气,她脑海里都是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她躲在青瓦房后面,看着许陌然和那个疯女人打得不可开交,那时自己却因为怯懦想要逃跑,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唐安生让她良心难安,陈思琪还是做出了那个决定——报警。
当影视剧里的情景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边时,我们常常会陷入艰难的决择中,而有些选择却会改变我们的一生。
陈思琪并不知道,那个决定将成为自己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就像白烟芳在医院里说出的那番话,在后来让唐安生逐步偏离原本的人生轨道。
“啪——”
淡黄色晕染的纸团被黄橙橙捏在掌心,只见她手肘撑在桌面上,眼睛微微眯起,瞄准那个婀娜多姿的后背。
手腕弯成一道抛物线,轻飘飘一扔,纸团便飞了出去,却砸到了那人欣长白皙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伊殇💦💧 2020-8-9  回复
下一页
第1/25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文学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1-27 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