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活动】学译《聊斋志异》 第1页(共148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聊斋志异》又名《鬼狐传》,清代作家蒲松龄撰写。


楚寒星♤ 2020-8-28
2楼. 序
披萝带荔,三闾氏感而为骚;牛鬼蛇神,长爪郎吟而成癖。自鸣天籁,不择好音,有由然矣。松落落秋萤之火,魑魅争光;逐逐野马之尘,魍魉见笑。才非干宝,雅爱搜神;情类黄州,喜人谈鬼。闻则命笔,遂以成编。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邮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积益夥。甚者:人非化外,事或奇于断发之乡;睫在眼前,怪有过于飞头之国。遄飞逸兴,狂固难辞;永托旷怀,痴且不讳。展如之人,得勿向我胡卢耶?然五父衢头,或涉滥听;而三生石上,颇悟前因。放纵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废者。松悬弧时,先大人梦一病瘠瞿昙,偏袒入室,药膏如钱,圆粘乳际。寤而松生,果符墨志。且也,少羸多病,长命不犹。门庭之凄寂,则冷淡如僧;笔墨之耕耘,则萧条似钵。每搔头自念,勿亦面壁人果吾前身耶?盖有漏根因,未结人天之果;而随风荡堕,竟成藩溷之花。茫茫六道,何可谓无其理哉!独是子夜荧荧,灯昏欲蕊;萧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寄托如此,亦足悲矣!嗟乎!惊霜寒雀,抱树无温;吊月秋虫,偎栏自热。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间乎!
楚寒星♤ 2020-8-28  回复
3楼. 自序
——身披女萝腰系木莲的三闾大夫屈原,因为被陷害放逐,感于是事艰难,写出名垂千古的离骚。
——牛头鬼,蛇神怪物,披头散发,留着长指甲的男人,夜哭成为了习以为常的事情。自以为是天籁之音,不选择优雅的曲子唱,自然有他的原因。
——松涛落落如泉流,秋天的萤火带着来人借宿,山中害人的山鬼,上了年岁度化成精的妖怪,追逐荒凉草地的野马,激起乐万千尘埃,河里的游荡的水怪,捉弄人的小鬼,看见了都笑。
——才气没有干宝的好,尤其喜欢搜神传,情感与黄州一样,喜欢跟人说鬼怪故事。听到谁说起什么鬼怪妖精,就拿去笔来拼命想把它写下来,久而久之会籍成书成录。再往后,街坊邻居,四面八方的人又以书信的方式传递他的故事,累积的越来越多。
——更有甚者,有的人说,这个人不是居住荒野之地的人,他说的事情或比荆楚大地上发生的故事更诡异。眼睛的睫毛好像就在眼前,故事的奇妙更甚于岭南大地的飞头故事。奋笔疾书,越来越癫狂,越来越固执,永远敞怀不蔽,痴心毫不忌讳。
——展开书卷的人,得之何人,不跟我一样笑出声音呢?然而五父的老鼠洞到底从哪里开始的,各人都是道听途说。然而巧落三生石上,才明白其中缘由,前因后果。放荡不羁的言论,还没有全部说完,
(1/2)下一段 
楚寒星♤ 2020-8-28  回复
4楼. 予姊丈之祖宋公,讳焘,邑廪生。一日病卧,见吏人持牒,牵白颠马来,云:“请赴试。”公言:“文宗未临,何遽得考?”吏不言,但敦促之。公力病乘马从去,路甚生疏,至一城郭,如王者都。移时入府廨,宫室壮丽。上坐十余官,都不知何人,惟关壮缪可识。檐下设几、墩各二,先有一秀才坐其末,公便与连肩。几上各有笔札。俄题纸飞下,视之有八字,云:“一人二人,有心无心。”二公文成,呈殿上。公文中有云:“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诸神传赞不已。召公上,谕曰:“河南缺一城隍,君称其职。”公方悟,顿首泣曰:“辱膺宠命,何敢多辞?但老母七旬,奉养无人,请得终其天年,惟听录用。”上一帝王像者,即命稽母寿籍。有长须吏捧册翻阅一过,白:“有阳算九年。”共踌躇间,关帝曰:“不妨令张生摄篆九年,瓜代可也。”乃谓公:“应即赴任,今推仁孝之心,给假九年。及期当复相召。”又勉励秀才数语。二公稽首并下。秀才握手,送诸郊野,自言长山张某。以诗赠别,都忘其词,中有“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之句。
  公既骑,乃别而去,及抵里,豁若梦寤。时卒已三日,母闻棺中呻吟,扶出,半日始能语。问之长山,果有张生于是**矣。后九年,母
(1/2)下一段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
6楼. 耳中人
谭晋玄,邑诸生也。笃信导引之术,寒暑不辍。行之数月,若有所得。
  一日方趺坐,闻耳中小语如蝇,曰:“可以见矣。”开目即不复闻;合眸定息,又闻如故。谓是丹将成,窃喜。自是每坐辄闻。因俟其再言,当应以觇之。一日又言。乃微应曰:“可以见矣。”俄觉耳中习习然似有物出。微睨之,小人长三寸许,貌狞恶,如夜叉状,旋转地上。心窃异之,姑凝神以观其变。忽有邻人假物,扣门而呼。小人闻之,意甚张皇,绕屋而转,如鼠失窟。
  谭觉神魂俱失,复不知小人何所之矣。遂得颠疾,号叫不休,医药半年,始渐愈。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
7楼. 耳中人
——谭晋玄,住在诸生这个地方,笃信导引他人的方术,从冬天到夏天,不放弃他的想法。一直过了几个月,好像有所收获。
——一天他盘坐在那里,听到像苍蝇一样嗡嗡的话,说:“可以见面。”睁开眼睛没有声音,闭起眼睛休息,又听到那句话。说是秒丹将成,窃喜不已。
——自是每坐,就听到耳边嗡嗡声,等它再说话,伺机观察它。
——一天,耳边又有动静了,如是一出:“可以见矣”
——谭晋玄小声回应:“可以见矣”。他突然觉得耳朵里似乎有东西,慢慢爬出来,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小人长三寸多,相貌狰狞邪恶,像是夜叉鬼,再地上旋转。
——谭晋玄,暗自窃喜,小人的样子很奇怪,姑且聚精会神的看他的变化。
——忽然有人用东西敲门,呼喊谭晋玄,小人闻之,心里非常害怕,跑了出去,它绕着屋子转,好像老鼠跑了出来。
——谭晋玄神魂都跑了,复不知道小人住在哪里,遂得癫狂症,号叫,不休息,吃了半年的要,才慢慢康复。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
8楼. 尸变
阳信某翁者,邑之蔡店人。村去城五六里,父子设临路店宿行商。有车夫数人,往来负贩,辄寓其家。
  一日昏暮,四人偕来,望门投止,则翁家客宿邸满。四人计无复之,坚请容纳。翁沉吟,思得一所,似恐不当客意。客言:“但求一席厦宇,更不敢有所择。”时翁有子妇新死,停尸室中,子出购材木未归。翁以灵所室寂,遂穿衢导客往。入其庐,灯昏案上。案后有搭帐,衣纸衾覆逝者。又观寝所,则复室中有连榻。四客奔波颇困,甫就枕,鼻息渐粗。惟一客尚朦胧,忽闻床上察察有声,急开目,则灵前灯火照视甚了。女尸已揭衾起。俄而下,渐入卧室。面淡金色,生绢抹额。俯近榻前,遍吹卧客者三。客大惧,恐将及己,潜引被覆首,闭息忍咽以听之。未几女果来,吹之如诸客。觉出房去,即闻纸衾声。出首微窥,见僵卧犹初矣。客惧甚,不敢作声,阴以足踏诸客。而诸客绝无少动。顾念无计,不如着衣以窜。才起振衣,而察察之声又作。客惧复伏,缩首衾中。觉女复来,连续吹数数始去。少间闻灵床作响,知其复卧。乃从被底渐渐出手得裤,遽就着之,白足奔出。尸亦起,似将逐客。比其离帏,而客已拔关出矣。尸驰从之。客且奔且号,村中人无有警者。欲叩主人之门,又恐迟为所及,遂望邑城路极力窜
(1/2)下一段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1)
9楼. 尸变
——阳信村有一位老者,城中蔡店人,从蔡店去城里五六里地。父子设置靠近路边的客栈,以宿往来商贾。有车夫几人,往来贩卖一些商品,经常住在他家。
——一天太阳下山的时候,四个车夫都来,到了店里希望能留宿,但是店里多客人都住满了,四个人没有办法,坚持要留宿,轻老翁务必留住。
——老翁沉吟为难,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好像客人不会答应。赶脚的车夫说:“只要有一草席子,哪敢有什么选择呢?”
——老翁说了:“我有一儿子,子妇人前几日不幸离世,尸体陈置放其间,儿子出门购买木材还没有回来”。老翁以灵堂寒冷的名由,穿过几间房,带着几个车夫去那间屋子。
——四人进了房间,灯昏昏然摆在案子上,案子后边有一个帐子,纸钱和衣服盖在逝者身上。又看了看里间房子,见到了连榻床铺,四个车夫往来奔波困倦,铺开被子,枕着枕头,打着呼噜就睡着了。
——只有一个人,依旧蒙胧未寝,那个人忽然听到床上似乎察察有声。急睁眼,则见灵堂前灯光近乎熄灭,女尸已揭开了身上的布衾,突然就走下来了,慢慢走进卧室,女尸面目淡金色,额头上裹有白绢。走到卧榻前,依次将睡着的三人魂魄吹没。那人心惧不已,恐怕下一个将会是自己,慢慢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不敢呼吸,忍咽听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
10楼. 即时翻译,未参译本,如有不周,看官见谅。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
11楼. 喷水
莱阳宋玉叔先生为部曹时,所僦第甚荒落。一夜二婢奉太夫人宿厅上,闻院内扑扑有声,如缝工之喷水者。太夫人促婢起,穴窗窥视,见一老妪,短身驼背,白发如帚,冠一髻长二尺许;周院环走,竦急作鵷行,且喷水出不穷。婢愕返白,太夫人亦惊起,两婢扶窗下聚观之。妪忽逼窗,直喷棂内,窗纸破裂,三人俱仆,而家人不之知也。
  东曦既上,家人毕集,叩门不应,方骇。撬扉入,见一主二婢骈死一室,一婢膈下犹温,扶灌之,移时而醒,乃述所见。先生至,哀愤欲死。细穷没处,掘深三尺余,渐暴白发。又掘之,得一尸如所见状,面肥肿如生。令击之,骨肉皆烂,皮内尽清水。

楚寒星♤ 2020-8-29  回复
下一页
第1/15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文学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1-16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