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小说】苏伞与苏夏 第1页(共94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伊殇💦💧 2021-1-7
3楼. 01
大雨滂沱,雷声滚滚。
苏伞蜷缩于书桌底下,她捂着耳朵,桌上台灯发出微弱的光,几道银色的雷在茶色玻璃窗闪烁着。
她忘不了那一天,那也是个下雨天。
南街,拐弯,那一条墙壁爬满青苔的小巷,瘦弱的苏夏像只可怜的小猫,不停地往后退,湿漉漉的蜷缩在墙角,小巷充斥着她的哀求声。
她就像那些腐败的植物,没有人听得到她的心声。
几个纹身的混混撕破她的校服衣领,苏夏绝望的闭上眼,那个少年离开时仓促的背影刺痛了她的心。
无力发抗的苏夏,两行泪水从她脸上划落。她的睫毛长而密,像只翅膀定在标本的蝴蝶,轻轻抖落,抖落一串恐惧的泪珠。
苏伞义无反顾的冲过去,那个白衬衫少年从她身边经过。
他漂亮的眼珠子装着惶恐,他挺拔的鼻翼沾着水珠,头发也是湿的。
伊殇💦💧 2021-1-7  回复
4楼. 少年抓住苏伞的手说,快走,我们救不了她。
苏伞狠狠甩开顾城的手,顾城,你这个胆小鬼,要走你自己走。
2007年,苏夏在白云镇读高中,她是留守儿童,是外婆一手将她抚养成人。
年轻时的外婆貌美如花,不乏追求者,但她却看上了穷小子的外公,不顾父母的反对嫁给了外公,生活过得清贫如水。
母亲也布了她的后尘,穷酸父亲与别的女人跑了,母亲形影单只去了深圳打工,一年里回家的次数不超过三次。
伊殇💦💧 2021-1-7  回复
5楼. 02
同龄孩子经常欺负苏伞,他们朝她吐口水,苏伞是没有父母的**!这时的苏伞总会扬着嗓子大声喊,外婆,有人欺负我!
外婆就会从猪圈里钻出来,拎着一个猪桶出来,哗的将桶里的米水泼到那群野孩子身上,他们吓得屁**流。
有次,一个高个子的小男孩鞋底沾到了泡泡糖,他将苏伞推倒在地,用趾高气昂的眼神瞪着她,**,还不给我舔干净。
几个帮凶将苏伞的手反剪到身后,揪住她头上的麻花辫,推着她的后背往地上倾。
苏伞死死咬住嘴唇,她不能开口。
隔壁的苏夏出门扔垃圾看到了这一幕,故意喊到,苏伞的外婆提着猪桶来啦!苏伞的外婆提着猪桶来啦!
野孩子们吓得作鸟兽散。
苏伞便是那时认识苏夏的,那个和自己同姓的女孩,个头比自己高一截,她的皮肤比苏伞黄,但眼睛比她大。
伊殇💦💧 2021-1-7  回复
6楼. 苏伞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从地上站起来,看到苏夏安静的看着她笑,脸上还有一对浅浅的梨涡。
苏夏的爸爸妈妈在城里工作,暂时将她寄养在乡下,等到她读大学再将她接到城里。
夏天的时候,苏伞最喜欢拉着苏夏去摆地摊阿姨那里喝上一碗椰奶西米露,苏伞每次都能喝下两大碗。
她们还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是在后山一方池塘,那里有一棵柳树,她们喜欢躺在哪里看童话书。
苏夏总是羡慕的说,苏伞,你长得真好看,就像一个白雪公主。
苏伞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说,我不喜欢白雪公主,我想当骑士。
伊殇💦💧 2021-1-8  回复
7楼. 03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苏伞合上日记,蜷缩在床上,一夜无眠。
第二日,苏伞站在升旗台上,眼下有两团黑色的眼圈,林小星问她昨夜是否没睡好。
苏伞没有说话,她看着台下的苏夏,身上的蓝白校服肥大松散。
似乎知道自己在看她,苏夏的头偏向了一边,长马尾迎风飞舞,左手腕套上一串黑色的手镯,与洁白的校服格格不入。
红旗冉冉升起,像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苏伞看不到苏夏的脸,脑海里,她躲闪的目光,卑微怯懦的低头,与小时候被欺负的那个自己重叠其中。
红旗已经升起来了,规范的敬礼也落下序幕,
苏伞来到她身边,苏夏终于抬起了脸,她眼里似乎装着一种沉重的、浓烈的,像汹涌的大火。苏伞的脚定格在原地,仅隔三米的距离,她却怎么也迈不过去。
伊殇💦💧 2021-1-8  回复
8楼. 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那时的苏夏眼里装着一股滔天的恨意,是对她的恨意。
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得经历了多沉重的伤痛才会变得沉默寡言。
她多想给她一个拥抱,她往前一步,苏夏则退后一步,此时的她像极了刺猬。
你不要过来,那天之后,我们已不再是朋友。
她想解释,可却觉得,此刻所有言语在苏夏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她在心里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不是所有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一万句对不起也无法挽回她们的友谊。
有什么东西从苏伞的眼眶里涌出来,而苏夏转头离开,眼睛里也布满了泪水。
伊殇💦💧 2021-1-8  回复
9楼. 04
学校举行户外郊游,小溪杨柳下,少年姗姗来迟,一身条纹T桖,白色运动鞋的干净整洁程度如同他的脸庞。
看到苏伞,他紧皱的眉稍稍松懈了些许,唇角扬起的弧度柔软舒适,原来是你约我呀。
苏伞的右手从背后挪到前面,手指捏着一个拆开的蓝色千纸鹤,上面有很多折痕。
顾城接过纸鹤,低头去看,嘴角的笑一点一点收拢。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
他抬起头说道。
不,你要喜欢她,只能喜欢她。
铿锵有力的语气,不容拒绝。
顾城深深的看了一眼苏伞,唇角抿得很紧,紧到说不出一句话。
那次体育课,苏伞提前回到班级,垃圾筐里的千纸鹤静静地躺在上面,那是苏夏扔的。
鬼使神差的,她将千纸鹤拆开来,上面写着一行字,苏夏喜欢顾城。
顾城成绩好,打得一手好篮球,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这样光芒万丈的一个人,自然受到全校女生的疯狂捧追。
伊殇💦💧 2021-1-9  回复
11楼. 那些女生里,也有她,她的梦里也曾有过那个少年的影子,只是她从未说出口,无人知晓。
顾城颤抖的伸出手,远处一群小孩嬉笑的跑来,手里拿着肥皂水,五颜六色的泡泡成群结队的飞来。
透过层层泡泡,少年眼角眉梢落满忧郁的影子,她于心不忍,不敢正视他,但覆水难收。
顾城拿过那个“沉淀淀”的千纸鹤走了,苏伞还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的条纹T桖有些空旷,里面堆满落漠。
那以后,苏伞时常在校园看到顾城和苏夏成双入对,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放学回家。
终于,苏夏的脸上又重获了笑容。
苏伞想,如果没有那件事,或许她和苏夏的关系这辈子也只能是这样了。
伊殇💦💧 2021-1-10  回复
下一页
第1/9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文学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2-5-17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