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原创】谁知道我们 第1页(共36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8楼. 没办法,在那个学校,男生个个都是侃大山的精英。我喜欢和敏姐聊天,因为那通常会让我忘记烦恼和不快。
  大家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周末一起出去逛逛街,一大群男生女生载着没心没肺、载着年少轻狂出去游山玩水,之后肯定少不了不醉不归的聚餐,我发现敏姐在餐桌上简直就是家长,不停地给大家夹菜吃,自己却在那里开心的看着我们笑,经常搞的像我们这样的懵懂小伙很尴尬,她却会笑的更加没心没肺。
  敏姐是不喝酒的,有时候我们这些男孩子贪杯喝的多了,敏姐就会一直陪伴着我们,送我们回学校,她说喜欢我们这些小弟弟喝醉时出丑的样子,这令我很吃惊,一般来说,女孩子都很讨厌男生喝醉,会很愤怒很不齿。
  有一次我也喝多了,因为那天知道了世界杯上中国足球队叫嚣着在哥斯达黎加身上保底却被对手屠戮,我们特高兴。说到中国足球,真的真的很无语,从十强赛到世界杯上的每一场比赛,我和朋友都一直倾心关注着,那是43年才进一次世界杯的兴奋,米卢实现了无数中国人的梦想,由衷的替那时黄金一代高兴。
  但很不幸,那一年中国队被分到了传说中的死亡之组,世界老二巴西(世界杯开赛前的国际足联排名中巴西排名第二)和之后的世界杯季军土耳其居然同时跟中国队过招,还好我们输的不是很惨,同为亚洲足僚的倒霉鬼沙特被德国狂灌8个球确保了中国队最终倒数第二出局,其实我们对之前中国队上下的表现还是非常赞赏的,毕竟我们尽力了,实力的差距我们无法去追究,但中国队赛前放出的话却让人唏嘘不已:平土耳其,尽量少输巴西,都办不到的话只能在哥斯达黎加身上找回颜面了,拿三分也是好的。我只能说,中国队,想多了......
当那一天来临☞ 2021-8-16  回复
11楼. 光辉岁月
当然,我要写的第二段故事,也是我最想写的,那是在八中的一段美好时光,在那里我几乎遇到了我一生中所有最重要的人,初恋、妻子还有我最好的朋友,那时候的我也达到了人生最高光的时刻,也只有在那段时间里,我的人生开始五彩缤纷,我的世界里是充满了阳光的,我始终觉得,那是我和我朋友们的光辉岁月......
东高之后,我出门打了半年工,源于老爹依旧对我充满的期待,他知道我还年轻,对这个世界还很懵懂,缺乏人生历练,于是让我跟老乡去了烟台,临行兜里就揣了50块钱,听说那地方包吃包住,干活还挣到不少钱,满心欢喜的跟着老乡出发了,我们长途跋涉,坐了8个多小时的绿皮车才到站,但现在想想,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老乡也在脑海里也模模糊糊,甚至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
打工的日子并不愉快,虽然也有一些趣事在那时发生,但总体来说,是苦涩的,去的时候大概是7 8 月份的样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冬天里的第二场雪了,回来也是绿皮,但却格外坎坷,记忆犹新,我们一行大概有8 9 个人,都没有冬天的衣服,穿着破旧的毛衣(自己打的,因为冷,套了基层在里面),蜷缩在冰冷的绿皮车厢里,从远方落魄而归,依然是兜里那50块钱,到家后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当那一天来临☞ 2021-8-16  回复
12楼. 由于我在外面打了小半年工吧,当时浑身肌肉也挺结实,个子也算高的了,在学生时代看上去也算威猛吧,但我觉得那只是表象,骨架子很大,却瘦的很,没有多少肉,毕业的时候称了称重才118斤,大老王带我进了教室,教室里一片寂静,或者说死寂更贴切吧,同学们用惊恐且呆滞的目光寻摸着这个不速之客,看上去老实并不友善的同学。这班同学我一眼就看过来了,说实话,跟普通高中的学生有着明显的差距,无论从长相、长相还是长相来说,都显得挫八分,一个个看上去脏兮兮的,有的头发油乎乎的,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有的竟然还用袖子擦鼻涕,有的看上去像二流子,留着潮头,穿着潮衣,用邪恶的眼神看着你,全然不像是精神头十足的高中生的样子。
后来知道,这些就是所谓的全**市最差生的集合,而八中更是声名狼藉,在当地流传着一段歌颂八中的话,“想八中,望八中,八中的人才稀雕松。“ 可以说,稍微有点理想和抱负的父母,也不会把孩子带到这里来,大表哥很明显功课没做足,大概没有做过实地调查吧。但我听说其实这里在高职类升学率还算不错的,据说只要努力,同样可以有上大学的机会。还是那句话,我呢,也不是抱着考大学的打算来的。
既来之,则安之,且安稳几日,人生地不熟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当那一天来临☞ 2021-8-16  回复
13楼. 有同学的帮助,很快我就熟悉了学校的环境,学校其实挺大的,分中专部和高职部,中专部说白了就是技校,而高职部听上去则高人一等,因为可以考大学,所以高职部的学生素质看上去更高一点点,走路都会昂首挺胸的那种;而中专部的学生则是擅长打架斗殴,留长发穿燕尾服和军靴,抽烟喝酒,胡作非为,尽出校霸。后来听说高职和中专部并不和谐,两边都有各自的老大,而且谁也不服谁,双方经常会约架,干到头破血流那都是家常便饭。但那些所谓的老大就跟热血高校里边铃兰一样,至今也都是匆匆过客,并没有谁能长期制霸。
我们那一届中专部的老大叫吴青,个子挺高,体育生,并不算壮实,但是够狠,打架都下死手,所以这两年制霸着中专部。而那一届的高职部则很奇怪,始终没有人能一统江湖,有几个有实力的,但基本上算是群雄逐鹿,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佬,都说自从上一个牛人毕业后,高职部就没有真正的大佬了,所以这一届多少会被中专部欺负。但这些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听他们说说,也就乐呵乐呵,管他什么老大老二,学我的习就完了。
中午我们一块在食堂吃饭,我打工也没挣到钱,还得花老爹的毛票,那个时候家里都穷,吃饭也都是扣扣索索的。学校食堂都是个人承包的,有三家,分前中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当那一天来临☞ 2021-8-16  回复
下一页
第1/3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文学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2-5-24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