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关于光速以及超光速 第2页(共74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2楼. 内和外不可能真正严格区分,越是微观越是如此,而微观是宏观架构的基石,宏观是微观存在在数量和结构上的表象。如果说谁更靠谱,显然是微观。
在微观上,三个维数也好,四个维数也好,由于存在物本身不可能被观察者的观察方式割裂,也就是说维数以及正交的概念,只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来自于宏观的认识),那么很自然可以想到,微观世界的真实存在,是不依赖于维数概念的。
这就像是说,一朵花,你叫它花还是flower,没有区别。它不会因为你用花这个字,它就变成“上下结构”的,也不会因为写成flower而变成6段。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话特别扯淡?
确实是,然而,你知道吗?认为世界必须可以按照正交方式而分解为维数的想法,比这个说法扯淡多了。
你只是接受了而已,你只是还没有开始质疑它而已。
当你意识到,如果三个方向真的可以无关就意味着任何存在物都没法存在,那你就知道这种方式有多么没有道理了。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3楼. 应该这么说,认识到正交关系,以及以此建立维数的概念,是一个伟大的发明(也可以叫做发现)。
你可能认为,我要否定它的正确性。
其实不然。没有必要否定它的正确性,就像牛顿力学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好使的一样。
我要说的是,如何用一个角,来解决这种人为造成的分裂状态,而使得一个本来就是一个的,可以就是一个。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4楼. 这件事得益于对i的理解。
i=Sqrt(-1)
以及对于
e^ti = cos t + i sin t
当我们知道那个负一的平方根的本意,就是“周期”,它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可以被赋值的变量,的时候,
e^ti为何能够构成弹簧曲线,以及它的真实样子,就很清楚了。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5楼. 弹簧曲线,就是
e^ti=cos t + i sin t
画出来的样子。它就像一个弹簧,或者旋转楼梯。
你看,用直角坐标系表示方向,你得用三个投影;用球坐标系表示方向,你得用两个角;用柱体坐标系,你得用一个角和一个长度。但是用弹簧呢?
弹簧的直径已经知道(这时候i被赋值为常数),那么在弹簧某位置选择一点,然后计算一个正的或者负的长度,你实际上就得到一个角度。
仔细想一下,这个角度是不是可以指向三维空间的所有方向(有可能有极点,具体决定于你怎么选择起点)?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6楼. 从弹簧上选定的点开始,顺着弹簧的弧度增加或者减少一个长度,得到终点。
从起点到终点之间画一个箭头,选择终点的不同位置,是不是可以指向空间中的所有方向?
如果弹簧上选择起点不能,那么弹簧的某个层次上的中点(不在弹簧体本身而是在中间),是否可以?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7楼. 我希望我说的这个图像,你已经想象出来了。
为什么是弹簧?都不是偶然的。
其实你知道当年电子被发现的时候,大家从一堆数学公式里面一个用于描述电子行为的公式,找到的就是这个弹簧。
你要认识世界,是按照“你认为对的”,还是“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哪一种方式,更好?
我选择后一种,因为它能让我走的更远。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8楼. 在长度的概念被统一之后,角度的概念也由此统一了(长度统一的事我确实没说过,不过不是严重的问题,不影响阅读)。几何学就两个东西,一个是长度,一个是角度(多维数意味着多个独立的角度)。
当这两个东西完全代数化,以及完全物理化之后,其实就不用几何了。
这就像是,当年用解析几何解决平面几何的问题,非常容易;现在,我们用非几何的方式,解决几何问题。
而这意味着什么,我很难把它说清楚:如果你想要在A地消失并在B地出现,几何帮不了你,但是用这种方式
是可以的(想象虫洞或者星门吧)。
yyl_new 2019-3-15  回复
19楼. 文不对题?
到现在也没说光速和超光速的事,对吧?
确实如此。因为上面说的都是五点半之前的事,而下面说的是七点半之后的事。
虚数单位从虚走向实,它就有了可操作性。
弹簧方式可以统一三维(四维)世界的所有方向,意味着它是一种非常基本的结构。
而它就是电子的结构。
我们知道电子和光子的关系,有说正负电子构成一个光子,也有说正负电子构成一对光子,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记不清了。既然电子的结构是这样,光子又是电子所“构成”的,那么是不是可以把弹簧做一下变形,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个光子的样子?
也就是说,“看到光”:不是用光看世界,而是看到光本身。
yyl_new 2019-3-15  回复(1)
20楼. 听我说,这些字写出来,没有多少信息,也无法体现后面的工作量。
实质上甚至不能非常有理有据的论述要表达的内容。
原因说过,我再说一次:这是认知极限的问题。
比如你让我体验,做一只蝙蝠的感受,你无论怎么给我解释超声波,我终究听到的不是超声波,你无论怎么把超声波变换频率,让我听到,我最终听到的也是超声波变换频率之后的东西,也不是超声波本身。我终究听不到真正的超声波,除非,有一天我长了能够听到超声波的耳朵。
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
两个维数的差异,比如从一维到二维的差异看似是无限的,但实际上维数的存在依赖于周期性,而周期性本身就是有限性的体现。而认知极限造成的差异,是不依赖于周期性的,它实际上比两个维数的差异还大。
所以如果你觉得这些事没有道理,也很正常,因为那不是你熟悉的那个道理。
yyl_new 2019-3-15  回复
21楼. 下面要说的,也是非常本质的东西,我尽量用你熟悉的方式来表达。
一个人走路,假设步长总是确定的,现在给定一个不为零的时间T,请问,他怎么走,经过T之后,他走过的位移为0?
请注意,这里说的是位移,也就是从起点到终点的距离,不是路程。因为他只要用不为零的时间走路,他就不可能不走过任何路程。
但是他确实可以走过0位移。
具体怎么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他在T时刻到达的时候,回到原地就是了。
最“完美”的走法,就是走一个圆圈。
yyl_new 2019-3-15  回复
下一页  上一页
第2/6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2012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4-20 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