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热门直播】阴森森的渔村,诡异的土葬,千年古尸不死传说[作者: 第1页(共1168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与成员零距离交流专贴:http://tieba.baidu.com/f?kz=1016172654
本文脱水成员:那空白的丶记忆
脱水贴标题:【热门直播】阴森森的渔村,诡异的土葬,千年古尸不死传说[作者:血刃唐寅][来源:小说吧]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954059886
原文作者:@血刃唐寅 
原文出处:灵异吧


知北游ºº 2014-1-10
2楼. 2003年,非典横行广东。
2003年,号称24年来破坏力最强的台风‘杜鹃’袭卷珠三角。
2003年,我所在的公司倒闭了,由于非典,徘徊许久没找到工作,却被卷入了一系列诡异事件之中…
自从那个恐怖的台风之夜,故事开始了…
2003年九月二号下午,广东省气象局发布了红色台风预警信号。据说,台风‘杜鹃’将于晚上八点左右登陆广东沿海。一时间,学校停课,工厂停工,船舶全部驶入港口。
傍晚时分,整个珠三角都静悄悄的,廖廖几辆汽车,慢慢的爬行在马路上,昏黄的路灯,孤独的吞吐着光茫。
位于东江之畔的一个小渔村里,一切还是往常的样子。这里,住着的都是些外来的民工,没有经历过台风。吃过晚饭,男人们光着膀子围坐在一起,摇着蒲扇吹牛,妇女们躲在房里,抱着‘哇哇’哭的孩子喂奶。一切,都仿佛睡梦一般安和而又宁静。只有那些拴在院子里的狗,似乎嗅到了某种不安的气息,不停的狂叫乱跳着。
忽然,‘啪’的一下停电了。天地间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似乎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都潜藏一种可怕的东西,虎视眈眈的准备蹿出来。就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呜’的一声,狂风夹杂着暴雨,火车一样呼啸而来。瞬间,整个渔村就变成了一艘飘泊在汪洋中的破船。
密集的雨
(1/2)下一段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3楼. 被叫做老七的,是一个矮墩墩的汉子,肥脸通红。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咂’一声,吐出一口气,说:“想啊,做梦都想,憋的慌啊。”
旁边那个年轻一点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王顺,老七,他妈的好不容易找你们两个渔夫来喝酒,赶上台风不说,你们两个鸟毛还女人长老婆短的,别说了行不行,你们都有老婆,我还没有呢!”
刚说完,‘呼’一阵大风,吹的帐篷顶猛的往上一鼓,吓的那年轻人‘扑通’一声从板凳上跌了下来。
王顺拍着长满黑毛的腿‘哈哈’大笑:“阿冬,***的就这点胆量,给你个女人也不敢上!”
老七看着脸色发白的阿冬,压低声音说:“你小子不是想要女人吗?那边坡上就埋着一个,新鲜的,去要吧。”
“去,去,大半夜的,别开这种玩笑!”阿冬拍了拍屁股上的土。
“我说的是真的,那女的,条子好啊,刚死没几天,啧啧,可惜呀。”说着,老七就像牙疼似的吸了口凉气。
“怎么死的?”阿冬来了兴趣。
“让王顺给你讲讲吧,他比我清楚,那女的还是他帮着埋的。”
阿冬看着王顺。
王顺点上一枝烟,吸了一口,摇了摇头,说:“说出来,你小子别害怕就行。”
灯光下,王顺脸色阴沉。
阿冬有些来气了,灌了口酒,拍了拍胸口,说:“好歹我也是山东人,怕个球啊!快点说吧!”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1)
4楼. “你说的哈,等下尿了裤子可别怪我。”于是,王顺便讲了起来…
几天以前,村里有一户人家办喜事,喊王顺过去帮忙。他和老七两个都是江西人,包了条船,常年在江上打鱼,和主家比较熟,老七那天有事出去了。
户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广东人,在村里开了家小卖部,条件也算中等。娶妻的是他的二儿子,矮小黑瘦,腿还有点瘸。
一大早,主家便按照风俗,点起了香,备好了火盆。杀猪的杀猪,剁菜的剁菜,四下里忙了起来。
酒菜备好,时值中午,宾客门陆续到了。一个个站在路口,脖子伸的就像鸭子似的等喜车。然而,左等右等,直到日头偏西了,喜车还是没来,户主也有些坐不住了。宾客们纷纷劝他打电话问问,他却摆了摆手,不置可否,也不说话。
傍晚时,喜车终于来了,一辆白色的子弹头,无精打彩的爬行在石子路上,前面帖的大红喜字,被热风吹的歪到了一旁。
宾客们饿了一天了,有的人早已暗暗诅咒。见到喜车,不由得两眼放光,就像一只只饥饿的狼。王顺夹在人群里,瞟了喜车一眼,忽然觉得心里凉了一下子。不知怎的,那喜车给他的感觉怪怪的。到底哪里怪,他也说不上来。
车停稳后,一帮人拥了上去,打开车门,忽然都愣了。因为,整个车里,连司机一起只有四个人。愣神间,两个女的表情木然
(1/2)下一段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5楼. 那铜镜也不知有多少年头了,看着挺厚实,侧面斑驳的锈迹隐约可见,镜面早就污了,依稀反射着青白的光。
门上挂镜子在广东乡下是十分寻常的事情,避邪用的,差不多每家每户都有。但挂一个如此厚重的铜镜,倒十分少见。
众人盯着新娘,不知她用意何在。王顺很好奇,也凑了过去。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是几个看热闹的孩子,大家怕挤倒他们,留出很大的空隙,所以,王顺很轻易的就凑到了前面。
刚站稳脚,忽然,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摔倒在了地上。
王顺便上前扶他,新娘左手边那个女人怕踩到小孩,见状急忙闪到了一旁。
就在王顺弯下腰的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后背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压了下来。一抬头,他看见两道森寒的目光,充满怨毒的向他射过来。这时,他骇然发现,扬着头的新娘,目光竟然射向下面!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6楼. 那一瞬间,王顺感觉脑袋里‘嗡’的一声,后背就像被一个重物压着,很想大叫,却发不出声音。这时候,地上那个小孩可能由于摔到哪里了,感觉疼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王顺突然觉得后背一轻,那种压迫感不见了。他诧异的看向新娘,只见她顶着红布,依然抬着头,并无半点特异之处,而且,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眼睛。
难道刚才是自己的幻觉?王顺这样想着,迷迷登登的扶起那小孩儿,然后,恍恍惚惚的站在了那里。
“嗷儿”一声怪叫,把王顺从恍惚中拉了出来,声音凄厉而又尖锐,是从新娘嘴里发出来的,似乎看到了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那几个小孩也被吓的发一声喊,哭叫着跑到了后面。
惊呆间,只见新娘一把揭下红布,挣脱束缚,怪叫着往后退去,边退边叫:“镜子!镜子!”
众人都被吓懵了,那两个女的最先反应过来,冲过去,一人拉住她一只胳膊。
要知道,在跨火盆前丢掉红布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更何况,还往后退缩?
新郎见状,从屋里一瘸一拐的冲了出来,由于太过慌张,差点把火盆给踢翻了。他从地上捡起红布,跳尸一样蹦过去,盖在了新娘头上。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7楼. 合三人之力,总算将她制住了,但她却不停的喊着:“镜子!镜子!”
众人惊恐的看向那面镜子,见它好端端的挂在上面,并无特异之处。但新娘的叫声,加上小孩的哭声,实在令人心里发毛。第一次在结婚时遇到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惶惶不安,不知所措。
突然,新娘右边那个女人忽然伸手在她背上拍了一下。这时,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新娘顿时止住叫声,一动不动了。
左边那个女人哄着她说:“跨过火盆就没事了。”
那些小孩儿的大人们急忙上前领走自己的孩子,大喜的日子,在人家院里哭,太不吉利了。
新郎退回了屋里,那两个女人搀着新娘,来到火盆前。
“来,跨右脚。”
“对,慢慢来。好,现在,跨左脚。”
“好了,新郎把你媳妇背…”
话没说完,突然,上面那只铜镜掉了下来,‘咚’的一声砸在了新娘头上…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8楼. 新娘挨了这一下,浑身一软,委顿在地。那两个女人想拉她起来,但是,她的两条腿就像无骨似的,浑不着力。
新郎一把掀开红布,只见她脸色蜡黄,已经翻起了白眼,但头上却不见伤痕,也没有血。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宾客们目瞪口呆,反应过来时,‘轰’的一下,一拥而上,掐人中的掐人中,拔手指的拔手指。有些好色之徒,惊恐之余仍不忘趁机揩油。王顺被挤出了圈外,由于恐慌,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便不停的在腚上抠来抠去。
然而,越折腾,新娘脸色越差。户主见势不妙,这才拨打了急救电话。
由于地处偏僻,道路难行,120急救车近一个小时才赶到。这时候,新娘已经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医生掰开她的眼皮瞧了瞧,摇了摇头说,料理后事吧,然后就走了。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喜事竟然变成了丧事,而罪魁祸首,竟是一只挂在门上的镜子!之前,新娘一直在躲避它,难道,她提前就知道它会掉下来砸中自己?…无法可解。现在,那只镜子正默默的躺在门口的角落里,众人就像躲避瘟疫似的,离的它远远的。
有些人回过神,便壮起胆子去问户主后事怎么料理,新娘的家人只来了两个,要不要通知其他人。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9楼. 户主摇了摇头,说,这个女娃是四川人,无父无母,也没有亲戚,陪她来的这两个只是她的老乡。即然跨了火盆,就已经算进了门。按客家风俗,横死之人,请些道士超度超度,也就葬了…
户主说的有些牵强,言辞间躲躲闪闪,似乎别有隐情。
众人不便细问,再说,新娘是被一镜子砸死的,又不是被害死的,这么多人眼见为证,也没什么可问的。于是,大家胡乱吃了点东西,结伴摇头,径自去了。
第二天,王顺又来这家帮忙了。不过,这次办的是丧事。新娘身上那件旗袍,已被换成了寿衣,僵硬的躺在一张床上。
床头床尾各点一盏长明灯,几个身穿黄袍的道士,围着床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不时用手中的树枝蘸水,往那女子身上洒去。整个院里,烟雾袅袅,给人感觉鬼气森森的。
那只罪魁祸首的铜镜,此刻正被新娘枕在头下。一个年长道士问户主镜子的来历,户主说是祖上留下来的,比他年纪还大。道士装模作样掐指算了算,说这女娃八字不好,命里注定应有此劫,此镜便是应劫而生的,一直在等着她,劫便是缘,缘便是劫,此镜应与她共同下葬,方能消祸于弥耳…户主听后,深信不疑。
第二天一早,新娘便被装进一口薄皮棺材里,由王顺几人抬着,葬在了江边一块荒坡上。
然而,这天晚上,王顺睡在帐篷里,隐
(1/2)下一段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10楼. 王顺讲完以后,闷着头喝了一口酒。外面风还在刮着,但似乎小了一些。
“然后呢?”阿冬问。
“然后?”
阿冬点点头。
王顺左右一望,冲他摆了摆手,神秘的说:“凑近一点儿,我告诉你。”
阿冬茫然的看着他,缓缓靠了过去。
王顺往帐篷角落里瞟了一眼,神情就像一只偷鸡贼。随后,他抿动几下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止住了,又往四下里瞟。当阿冬的脸伸到离自己半尺之处时,王顺突然张开十指,晴天霹雳般大吼一声。阿冬‘妈呀’一声怪叫,一头扎进了那只小桌子底下。
王顺和老七顿时发出震天价的笑声,老七笑的岔了气,捂着胸口猛咳,一张脸憋的更红了,王顺笑的流出了眼泪。
阿冬气急败坏的从桌子底下钻出来,骂道:“你们两个鸟毛还笑,我叼你们老母,老子差点被吓死了!”
好容易止住笑,三人又开始喝酒。渐渐的,夜深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外面的风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阿冬有些内急,想出去撒尿,但一个人不敢,便问道:“喂,你们两个鸟人要不要撒尿,一起。”
知北游ºº 2014-1-10  回复
下一页
第1/117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脱水小说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1-19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