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那天我原本是想上吊的…… 第1页(共22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2楼. (小说作者:尸姐)
【我的洛大人,从天而降】
那天我原本是想上吊的。
拎着小板凳,精挑细选了一颗拥有完美弧度的歪脖子树。
谁知刚把脑袋伸进绳圈里,头发忽地被人揪住,接着往后狠狠一拽。
我毫无防备,连人带凳子被重重甩在了地上,骨头差点摔裂。
好粗鲁的救命恩人。
我疑惑地抬起头,看见了一位长相无比妖冶的男子。
他弯下腰,用力捏住我的下巴,嘴角带着诡异的笑:“想死?没那么容易。”
然后我就被男子拎回了一栋大宅子里。
这栋宅子并不陌生,是城里知名恶官洛予安的家,恐怖程度堪比地府,别说是人,连鸟雀蚊虫飞过时都要特意避开这里。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3楼. 有违禁字,图更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4楼. 我小心翼翼地问:“抱歉打断一下,您是打算以这种方式报复杜凌风吗?”
洛予安脸上满是狡黠:“怎么样?是不是很痛苦?很绝望?很生不如死?”
我细细打量着近在咫尺的男子,他身形修长,五官毫无瑕疵,无论做出什么表情都带着摄人心魂的妖异美。
什么样的缺心眼才会觉得他睡了我叫报复?
更像是一种福利。
于是我体贴道:“洛大人,您不必用强,我会很配合的。”
谁知洛予安却停下动作,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我很惊讶:“我可以回去了?”
连正戏都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洛予安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我是让你滚去地上睡。”
看来他不喜欢我这种主动的。
我乖乖抱着被子躺到了地上,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觉。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5楼. 洛予安表情很难看,似乎很费解为什么我在地上也能睡得那么香。
第二天,洛予安宣布要纳我为妾。
他一脸得意:“报复一个仇家的最好方法,就是抢走他最心爱的妹妹。”
洛予安抬起我的下巴:“等杜凌风历经艰辛找到你后,却发现你已经成了我洛家最低贱的小妾,你猜,他会是什么心情?”
杜凌风什么心情我猜不到,反正我心情挺好的。
虽然洛予安名声臭了点,但他极其富有,光是洛家这栋宅子,就装饰得比王府还富丽堂皇。嫁进洛家后,最起码不愁吃喝了。
洞房花烛夜,洛予安掀开我的红盖头:“做我的妾,你是不是觉得很屈辱?”
我冲他羞赧一笑:“那我以后就叫你相公啦。”
洛予安表情一滞,似乎被恶心到了,冷眼瞪我:“杜凌风来救你的那一天,就是你们兄妹俩的忌日。”
我再一次解释:“我真的不认识杜凌风。”
洛予安勾唇冷笑:“装得不错。”
世上竟有如此糊涂的恶人。
我决定闭嘴,不再解释。
反正嫁给他百利无一害,有世上最柔软的床褥,最美味的食物,最英俊的相公,还有无数佣人贴身伺候,我倒宁愿自己真是那位杜妹妹。
吃腻了甜的后,佣人会适时送上咸的。
天气一热,佣人就会及时过来摇扇子。
浴桶里的洗澡水,每晚准时准点放好。
作为知名大恶人,平时根本没人敢接近洛予安,就连佣人也
(1/2)下一段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6楼. 我直直盯着眼前洛予安线条分明的肉体,忍不住脸颊发起了烫。
洛予安皱眉:“你该不会是在脸红吧?”
我故作迷茫:“没有啊,人家好害怕。”
洛予安立刻黑下脸:“怕就滚去地上睡。”
这人好奇怪,说他对我好,他生气,假装害怕他,他还是生气。
我无奈地凑过去亲了下洛予安的脸颊:“可人家想跟相公一起睡嘛。”
洛予安身形一僵,我以为他会一掌把我推到床底下,然而他却只是低声问:“你真的愿意?”
我疑惑:“我有不愿意过吗?”
话音刚落,我腰间的衣带便被洛予安悉数解开,露出了身上刺眼的烫伤。
洛予安蓦地停下动作:“谁弄的?”
我用被子遮住身体,低声说:“老鸨。”
什么样的人会一点都不怕嫁给暴虐成性的大恶人?
自然是,经历过更丑陋事物的人。
没错,我是一个妓女。
受尽欺辱,任人玩弄。
比小妾还要低贱一万倍。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7楼. 十岁之前,因为家里经常断粮,我只能靠乞讨填饱肚子,有时候好不容易被施舍了一块栗子糕,还要特意留半块拿回家给爹娘吃。十岁之后,弟弟出生,我终于结束了乞讨生活,因为爹娘把我卖去了妓院,为了养儿子,他们毫不犹豫地舍弃了我。
我永远记得自己被老鸨带走时爹娘低头数钱的样子,眉梢溢满掩饰不住的喜悦,甚至无暇再多看我一眼。
果然是一家人,如今我贪财的性子显然就是遗传自他们。
起初我不想认命,一次又一次试图逃跑,然后被老鸨轻而易举地抓回来,将烧红了的火钳按到我身上。
但我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因为烫伤带来的痛苦,对比其他我所要经历的事,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逐渐被磨平所有棱角的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永远也斗不过命。
老老实实当一个卑贱麻木的妓女,就是我的命。
除非去死。
虽然改变不了自己的生,但我可以决定自己的死。
所以,我斗志昂扬地去上吊了。
郊外有一颗拥有完美弧度的歪脖子树。
风吹过时,会有淅淅沥沥的枯叶落下来。
就像下雪一样。
死在如此情景下,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洛予安缓缓放开我:“杜凌风怎么会允许他妹妹被这样对待?”
因为我不是谁的妹妹。
因为没有人会来救我。
世上人与人之间的命运总是各不相同。
有洛予安那种住在金碧
(1/2)下一段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8楼. 对他人而言如地狱深渊的洛宅,却是我唯一的避难所。
洛予安语气稍微柔和了点:“你倒是挺有骨气,宁愿上吊也不肯认命。”
我叹了口气:“因为那些客人年纪大又长得丑,我实在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如果他们都像您这么倾国倾城,我咬咬牙也就忍了。”
洛予安:“……”
他的表情像是要掐死我。
我抓住洛予安的袖子:“相公,你嫌弃了我吗?”
洛予安皱起眉:“说什么胡话?”
他终于压倒了我,炙热的气息缓慢包裹我,动作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我在心中暗笑,明明就很宠我,他还死不承认。
那之后,每天早上一睁眼,我都能看到枕边洛予安静谧的睡颜。
他再也没有让我睡过地上。
我总是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脸,然后再被他冷若冰霜的眼神瞪得收回手。
洛予安勾唇微笑:“如果杜凌风知道我睡了他的妹妹,表情一定很难看。”
我没好意思说出口,杜凌风只会满脸疑惑地提醒他:不好意思,您睡错人了。
洛予安到底是不是十恶不赦,我不知道。
但他应该挺孤独的。
因为宅子里几乎没人敢主动跟他搭话,看似威风凛凛的洛大人,却有着无比落寞的背影。
只有我经常恬不知耻地凑过去——
“相公,尝尝我刚做的栗子糕。”
“相公,我这身新衣裳好看吗?”
“相公,今日天气甚好,我们出去散散步怎么样?”
洛予安总是一
(1/2)下一段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9楼. 违禁字,图更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11楼. 违禁字,图更

线报坊-志泽 2020-11-28  回复
下一页
第1/3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李毅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1-24 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