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官方小说】BLEACH Can't Fear Your Own World(个人渣翻) 第1页(共537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7楼. 王宫中。
知晓事实的,仅限于身为队长级与上位席官的一部分死神们,以及于瀞灵廷中身居要职的一些人,而他们中也没有一人即使破坏人们的安心也敢于将真相暴露出来。
自此以后,被破坏殆尽的瀞灵廷的复兴开始了。
没有夺去人们心灵支柱,上层部的这一决定到底正确与否——由十年,百年前的历史就足以判断了吧。
之后被称为『灵王护神大战』的一连串争端,就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终结。
时间追溯到这场战争刚结束时。
(2/2)上一段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1)
8楼. 灵王宫本殿 灵王大内里
在这过去曾供奉着灵王的场所里,灵王宫的神兵们忙碌地四处走动着。
身为零番队一员的真名呼和尚——兵主部一兵卫一边摸着自己那漆黑的胡须,一边无言的注视着位于正中央的『物品』。
而这时,从他背后传来了一把语气轻挑的声音。
「唉呀……这就是新的灵王大人吗,和尚」
和尚回过头来,那里站着右眼佩着眼带的男子——京乐春水。
「噢,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吗?嗯嗯,身为护廷十三队总队长之人,做不到这样可不行」
和尚以快活的笑声与话语一同回应来人。
他确认了春水的视线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向着神兵们进行作业的空间中心望去,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你们也知道的吧,灵王大人并无新旧之说。我们称为灵王大人供奉之物继续存在于此处这件事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名字中包含着全部的力量……那套说辞吗」
继续面露复杂的表情,京乐用敬语继续说到。
「……最糟糕的情况下,就不得不将一护君封锁在那个『名字』中了呢」
「没有变成那样不是很好吗?」
视情况而定一护成为被称为『灵王』的存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和尚若无其事地如此宣言着。但是,那话语中没有丝毫可以被称为感情的东西。
然后,带着露出牙齿的笑容谈起了黑崎一护。
「老衲也是很喜爱那个孩子的。若变
(1/9)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9)
9楼. 半刻后 灵王宫 凤凰殿
「……Oh。这下可惨了Ne」
经由和尚之手,从生死边缘好不容易才归来的二枚屋王悦。
他在凤凰殿地下的更深处,平时存在于零番离殿海底的刀櫓中夸张地抱着头(原文就是刀櫓,没搜到这是什么,八成是个放刀的房间吧。)
越过眼镜呈现于他的眼眸上的,是遭到破坏的铁门,与被斩的四分五裂的注连绳和布绳的残骸(注连绳是挂于神殿前表示禁止入内或新年挂于门前取吉利的稻草绳)。
本来的话,这里应该是封印着某把斩魄刀才对。
但是,那个封印被破坏得惨不忍睹,之前提过的那把斩魄刀也已踪影全无。
看着这副惨样,站在王悦身旁的少女——身为二枚屋亲卫队中一人的斩魄刀,燧岛梅拉情不自禁地呼出一口长气。(王悦的亲卫队都既是斩魄刀也是刀匠的工具。【砥】川时江是磨刀石,【燧】岛梅拉是打火石,【凿】野望乃美是凿子,【箸】原莲花是刀夹,【槌】宫罪子是锤子)
「馆主大人优哉游哉地被打倒的期间就发生这种事情了啊。真是的」
这个刀櫓平时本是处于深海中,要到达都十分困难的场所。而因为在锻造黑崎一护的斩魄刀时海洋干涸了,现在海底广阔的暴露出来。
「虽说是危机时刻,负面条件也重叠得太多了Ne」
王悦说着将眼镜的位置调整好向四周看去。
在那里倒着数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3)
10楼. 序章 二
尸魂界里,有一个男人。
憧憬着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死神,自己也踏上同样道路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身为流魂街出身的平民的同时以优秀的成绩被真央灵术院录取,经过席官一路升到副队长的地位。
重义而忠实于命令,为了救助同伴而无畏负伤,为了尸魂界连命都能赌上。
在此之上,更是个对待敌人冷酷无情,在喜好堂堂正正的同时,为了大义也能潜入泥沼中以奇袭将敌人屠尽的男人。
死神。
他是赐予敌人死亡之人。
他是驱除世界死亡之人。
然后他是,将居于现世的人们的『死』变换为『救赎』之人。
简直就是,将之称为尸魂界中死神模范也不为过的存在。
无论善与恶,是与『护廷十三队的死神』最为相称的男人。
这个死神的名字,是桧佐木修兵。(对不起修兵,吹了那么长后看到你的名字不小心笑了)
九番队副队长这一地位是足以于尸魂界的记录中留名的,作为普通队士有明确的一线相隔的强者。
然而,他与同样于尸魂界的『记录』上留名的,如山本元柳斋重国与更木剑八、黑崎一护那般留存于万人『记忆』中之人间亦存在着明确的墙壁。
将这样的一面也包含在内,他被周围的人以『最像副队长的副队长』之名称呼着。
褒奖也好嘲笑也好全部接受的众人对他的评价,桧佐木修兵本人并不知晓。
话虽如此,
(1/2)下一段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2)
11楼. 瀞灵廷 一番队舍前
「那么,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总队长的话语,在罪人周围静静地回响着。
自与灭却师的战争结束后数日。
虽然落于瀞灵廷中的迷之鸟状异形已经排除结束(我的利捷啊啊啊啊啊啊),周围的死亡气息已经变淡许多——但在现在的一番队舍前,与战争正中并无区别的紧张丝线却遍布各处。
在身为总队长的京乐周围的,是管理地下监狱最下层『无间』的刑军们,以及防备事态发生的散开站立的队长级死神们。
一时间从『无间』中出狱的大逆不道的罪人,蓝染惣右介的再收监。
现在,众多死神因死神与灭却师的战斗而死亡,无事生还者也大多都在接受治疗当中。
虽然由于井上织姬的助力,于生死间徘徊的死神们多数都维系住了性命,但她的『双天归盾』的力量并不擅长恢复失去的灵压。要恢复至伤势与原本的灵压都痊愈的话,其他患者的生命也好织姬的体力本身也好都会无法维持。
由此,其他人谁都无计可施级别的重症患者由织姬担当,越过危险期的人则由四番队接收继续进行治疗。
就算是连上半身被吹飞的破面都能再生的织姬的力量,也是存在界限的。
受到致命损伤后经过时间过长者,魂魄完全消失之物,连踪迹本身都没有残存下来之人就算是双天归盾也无可奈何了。
失去众多生命,因无力感而内心
(1/6)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5)
12楼. 这句话使周围的空气冻结了。
并非只有桧佐木一人,京乐和周围的死神们,都无法马上理解蓝染所说的话中的意味。
将那细微的沉默置于一旁,桧佐木挥动着捏紧的拳头开口了。
「你竟说是……慈悲?」
面对着若无其事地做出宣言的蓝染,桧佐木被更进一步的愤怒煮沸了。
并不是对蓝染。
而是对于放任这种男人简单的将东仙要杀死的自己的弱小感到愤怒。
「你到底……你到底要愚弄东仙队长到什么地步才……」
比起这样的桧佐木,蓝染终究还是淡然地继续说下去。
「那样下去的话,之后到达的井上织姬也好卯之花烈也好,会将东仙要救回是非常明确的事情。但是,那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你们是不会明白的吧」
「……?」
「东仙要就那样继续活下去的话,他终将被无与伦比的绝望所吞噬,连心也彻底腐朽吧。我无法忍受拥有美丽到那种程度的觉悟之人,被更进一步的绝望绞杀。正因如此,我才亲自动手为我最为忠诚的部下赋予慈悲(死)。就只是如此而已的事情了」
修兵对于对方在说些什么完全无法理解。
虽说如此,他也不想随意说些什么将这个场面糊弄过去。
在困惑的桧佐木一旁,蓝染继续向四周的死神们说道。
「你们也是,总有一天知晓的时刻会到来的吧。这个尸魂界……和死神这种东西,究竟将怎样危险的幻想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3)
13楼. 如此,与黑崎一护一同打倒友哈巴赫的大罪人终于消失于黑暗的深处了。
想着无论如何终于被囚禁的看透世间似的蓝染的话语,虽然众多死神们因为他那份傲慢与不服输而感到不快——但众多队长级却想着『那虽然是个会玩弄虚言的男人,但却不会讲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如此,将其留在内心的一角后振作起精神来。
桧佐木直到最后为止都无法做到整理自己的感情,而蓝染的话语缓缓地化为了毒药残留在了他的心里。
那份毒虽然没有歪曲桧佐木的内心,但取而代之却侵蚀了他的命运,最终将他引导向一场战斗之中。
又或者说那是,就算没有蓝染残留下来的毒,只要他一直追逐着东仙的道路,就必然会摸索着到达的命运也说不定。
桧佐木修兵既非预言者也非全知全能,当然没有知晓自己未来的方法。
他并非黑崎一护那样会留在人记忆中的英雄、
他没有更木剑八那样纯粹的力量
他没有浦原喜助那样的智慧
他没有涅茧利那样的技术
他没有朽木白哉那样的格调
他没有日番谷冬狮郎那样的才能
他没有山本元柳斋那样的经验
他没有京乐春水那样的华丽
他没有狛村左阵那样的气魄
他没有六车拳西那样的胆识
即便如此,说着『以队长为目标吧、就这样继续做副队长吧、我的不足之处可是数都数不清的』 在酒席间自嘲的他也所持有着,
(1/2)下一段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
14楼. 后排支持lz
deivesongsyfz 2017-4-30  回复
下一页
第1/35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死神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5-14 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