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官方小说】BLEACH Can't Fear Your Own World(个人渣翻) 第1页(共537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1楼. 崩溃的死神们也很多——就算如此,最终胜利的战报也足以使护廷十三队作为一个强韧的组织重新振奋起来。
虽然在蓝染惣右介面前所谓『完全的对策』这种话语等同于不存在,即便如此,他们也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警戒来到再收监的场所。
话虽如此,最终能进入『无间』中的也只有总队长的京乐一人而已。
虽然京乐出于形式而询问「最后的话语」,但他也知道愚蠢地让蓝染说话这件事本身就是十分危险的。就算是被束缚于椅子上,身体的各处也被封印的此刻的状态也仍旧能够发动鬼道,说到底就连他从口中吐出的『话语』本身也要考虑是计策的一部分。
虽然京乐认为由己方询问其话语,若说出危险的话语时则立刻将其声音封住即可,但似乎是就连这想法都被察觉到似的,蓝染一边露出无畏的笑容一边摇摇头。
「虽然很遗憾,拥有让我留下话语价值之人这里并不存在。京乐春水,也包括你在内」(然后接下来的4000字都是你们的对话。。不愧是嘴炮蓝)
「这还真是再好不过了。对你而言拥有价值这件事,对对方而言也只能是不幸了呐」
「虽然我还想再和黑崎一护谈会儿话,但浦原喜助太多疑了」(这句话有点……)
一护现在和父亲黑崎一心与井上织姬等人一同在位于流魂街的志波空鹤家中停留。
若是考虑到战力的话一护是应当出现在蓝染封印的场所的吧,可不知为何(上层)警戒着一护体内的虚会不会给予蓝染某种影响而放弃了。(八成又是春水擅长的找借口)
「因为一护君本来就是局外人嘛。而且,就算你还有什么想对他说的话,那也已经做完了吧」
京乐说着像是要蒙混过去一样的话语将斗笠戴好,用无伤的左眼俯视着蓝染。
封印经由浦原喜助之手变得比起以前更加强力了,但即使如此也大意不得。而虽然才刚从急救装置中出来的涅茧利说着『浦原喜助的处理能信得过吗』并要自己重新制作拘束器具,但也已经没有等待的时间了。
「那么,就走吧。祈祷刑期结束之后,你能成为尸魂界的同伴」
「净说些虚伪的话」
继续露出仿佛看透一切一般的笑容,蓝染连京乐的脸都不看地继续说着。
「说到底,你真的相信尸魂界能继续存在到我的刑期结束为止吗?」
「那是当然。让它继续存在下去就是我们的工作啊」
「你也在灵王宫看到了吧?这个尸魂界的原罪」
「……」
不可思议的是,蓝染与身为原部下的赫丽贝尔说出了类似的话。
京乐是知道的。
他所说的,就是自己在灵王宫大内里中见过的东西。
但是,他并没有回应蓝染的话语,就那样在前方向着通往无间的入口走去。
就算想要回答蓝染的问题,那也应该要到达队长们的声音无法传达到的,无间的深处以后再进行,京乐如此判断。
而蓝染本人也并不期待回答的样子,他又仿佛看透了京乐的,又或是周围死神们的心一样挖苦着说道。
「就你而言还真是有些话少了呢。是在害怕着与我的对话会引起死神们的变节吗?就像东仙要那样。」
于是下一个瞬间,一把充满愤怒的叫喊声回响在一番队舍前。
「别开玩笑了!」
发出怒吼的,并不是京乐。
那是一个喘着粗气,仿佛是就这样急忙赶来似的死神。
脸上的伤痕和刺青十分有特点的年轻死神——九番队副队长,桧佐木修兵。
实际上他确实还是满身疮痍的状态。
他曾被身为友哈巴赫亲卫队的利捷·巴罗击穿了身体,对死神而言可说如心脏般的锁结魄睡受到损伤而陷入濒死状态。
但是,由于利捷的『万物贯通』其力量太过锐利,穿洞以外的身体组织完全没有受到破坏,奇迹般的保住了性命。
虽然在被织姬治疗后伤势完全恢复了,但魄睡损伤的期间失去的灵压却没那么容易恢复,实际上还是陷入了长达数日之久的昏睡之中。
然后,没有理会自己还没有完全痊愈,他来到了将被再封印的蓝染身边。
勉强自己赶来的原因之一是,为了尽身为九番队副队长的职责。
桧佐木的上司九番队队长六车拳西身体被僵尸化而陷入假死之中,为了回归原本的状态而进入了十二番队的特殊治疗瓶中。
正因如此,就算只有勉强能动的自己也要去到现场进行警戒。
而另一个理由是——虽然这是半无意识下考虑的事情,曾经是他上司的东仙要的仇人被收监的姿态,他想要用自己的眼睛清楚的见证,这一出于私人感情的原因。
实际上,他的内心方才应该已经满足了。
如果蓝染就此被再收监的话一切都就此完美收场了。
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怨使事情变得更复杂,桧佐木用力地握紧拳头想要尽力克制住自己。
但是,那份觉悟,被在赶来的同时听到的蓝染的话语轻易击碎了。
「你是想说……东仙队长是因你的话语而扭曲信念的吗……」
「别说些奇怪的话,桧佐木修兵」
在面露怒容的桧佐木面前,蓝染以泰然自若地态度继续回话。
「你不可能有经历过东仙要改变心意的那瞬间吧?因为你成为死神时,东仙要已经是我的部下了」
「……!」
「修兵君,你的愤怒是正当的事情哦。但是,抱歉。现在可以请你先抑制住吗」
「……啊啊,我明白了,总队长」
京乐有些困扰地说着,桧佐木镇静下自己那仿佛随时要将手伸向斩魄刀似的心情,面对着蓝染开口了。
「可能你确实是与黑崎合力击败了友哈巴赫……但不论你做了什么,对我而言永远都是东仙队长的仇人」
复仇。
这个词语,在听到蓝染的名字时曾无数次浮上心头吧。
但是,那是将肯定与否定,这两种不同的意义同时唤醒的事情。
在自己心中,确实一直恨着将东仙引上错误的道路最终招致破灭的蓝染。
但另一方面,也陷入了对被强烈的负面感情所困的自己的疑问与焦躁的旋涡中。(日本的句子真叫个长)
若是身为曾为阻止被复仇心所囚而踏上歧途的东仙而行动着的桧佐木的话,将自己那份『复仇』说出口这件事,就是对以共同战斗过的狛村队长为首的死神们,然后最重要的是对东仙本人的侮辱,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日本的句子真叫个长*2)
仿佛是看透了这样的他的内心,蓝染与淡淡的笑容一同吐出了残酷的话语。
「永远这种话,不是应该轻易说出口的吧?因为就连东仙要的信念都没能永远持续下去呐」
「……咕!你就打算那样……」
蓝染继续用话语压过了桧佐木那激昂的怒吼。
「你好像是,误解了一件事情的样子」
那是非常安静的声音。
但,却是压倒桧佐木的叫声,笼罩着明确的『力量』的声音。
「我并非是把东仙要当做需要惩罚的残兵败将而下手杀他的」
一瞬之间。
蓝染无视了周围弥漫着的困惑,将自己的意志以简短的话语吐露出来。
「那是,我的慈悲」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5)
12楼. 这句话使周围的空气冻结了。
并非只有桧佐木一人,京乐和周围的死神们,都无法马上理解蓝染所说的话中的意味。
将那细微的沉默置于一旁,桧佐木挥动着捏紧的拳头开口了。
「你竟说是……慈悲?」
面对着若无其事地做出宣言的蓝染,桧佐木被更进一步的愤怒煮沸了。
并不是对蓝染。
而是对于放任这种男人简单的将东仙要杀死的自己的弱小感到愤怒。
「你到底……你到底要愚弄东仙队长到什么地步才……」
比起这样的桧佐木,蓝染终究还是淡然地继续说下去。
「那样下去的话,之后到达的井上织姬也好卯之花烈也好,会将东仙要救回是非常明确的事情。但是,那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你们是不会明白的吧」
「……?」
「东仙要就那样继续活下去的话,他终将被无与伦比的绝望所吞噬,连心也彻底腐朽吧。我无法忍受拥有美丽到那种程度的觉悟之人,被更进一步的绝望绞杀。正因如此,我才亲自动手为我最为忠诚的部下赋予慈悲(死)。就只是如此而已的事情了」
修兵对于对方在说些什么完全无法理解。
虽说如此,他也不想随意说些什么将这个场面糊弄过去。
在困惑的桧佐木一旁,蓝染继续向四周的死神们说道。
「你们也是,总有一天知晓的时刻会到来的吧。这个尸魂界……和死神这种东西,究竟将怎样危险的幻想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3)
13楼. 如此,与黑崎一护一同打倒友哈巴赫的大罪人终于消失于黑暗的深处了。
想着无论如何终于被囚禁的看透世间似的蓝染的话语,虽然众多死神们因为他那份傲慢与不服输而感到不快——但众多队长级却想着『那虽然是个会玩弄虚言的男人,但却不会讲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如此,将其留在内心的一角后振作起精神来。
桧佐木直到最后为止都无法做到整理自己的感情,而蓝染的话语缓缓地化为了毒药残留在了他的心里。
那份毒虽然没有歪曲桧佐木的内心,但取而代之却侵蚀了他的命运,最终将他引导向一场战斗之中。
又或者说那是,就算没有蓝染残留下来的毒,只要他一直追逐着东仙的道路,就必然会摸索着到达的命运也说不定。
桧佐木修兵既非预言者也非全知全能,当然没有知晓自己未来的方法。
他并非黑崎一护那样会留在人记忆中的英雄、
他没有更木剑八那样纯粹的力量
他没有浦原喜助那样的智慧
他没有涅茧利那样的技术
他没有朽木白哉那样的格调
他没有日番谷冬狮郎那样的才能
他没有山本元柳斋那样的经验
他没有京乐春水那样的华丽
他没有狛村左阵那样的气魄
他没有六车拳西那样的胆识
即便如此,说着『以队长为目标吧、就这样继续做副队长吧、我的不足之处可是数都数不清的』 在酒席间自嘲的他也所持有着,
(1/2)下一段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
14楼. 后排支持lz
deivesongsyfz 2017-4-30  回复
下一页
第1/35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死神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5-14 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