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官方小说】BLEACH Can't Fear Your Own World(个人渣翻) 第1页(共537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8楼. 得连话都说不出的话也还是会有些寂寞的呐」
「没变成那样真是再好不过了。这样一来我也不用被一护君的朋友们记恨了」
「是吗,你给了他们通魂符啊。无视四十六室和贵族那群人」
「……真讨厌啊,你到底看透到哪里为止了啊,和尚」
灵王之座。京乐认为那绝非是件好事,可说是对黑崎一护而言最糟的结局之一。
看着在视线的前方存在着的『物品』,京乐重新将那副画面铭刻于心中。
为了防备那最糟糕的事态,京乐向在现世的黑崎一护的关系者们交授了被称作通魂符(soul ticket)的特殊灵具。
那是可以在现世与尸魂界间自由通行,将以前把空座町的人类活着传送至尸魂界的技术加以改进、到达可以实用化程度的替代品。
京乐静静地垂下视线,在告知黑崎一护的友人们『视力量的种类而定,会出现无法允许他回到现世』这一可能性时的光景浮现于心底。
对说着不是在开玩笑的自己,收起自己的嬉皮笑脸,以充满深沉愤怒的眼眸回答『……明明不是在开玩笑,却有办法那么简单地说出分别这种话吗』的少年。与认真的为一护而感到愤怒的他相对的,以冷静的眼眸继续强烈地信任着一护的黑发少年,以及比起自己更关心一护的家人,挂念着一护的身影怀抱深深忧虑的少女。
——茶渡君也好织姬妹妹也好,一护君还真是有很多不错的朋友呢。
——不,正因为是一护,那些孩子们才被他吸引的吗……。
想着现世的少年们的事情,京乐为身为结束这场战争重要角色的黑崎一护的平安而感到安心,他微微睁开眼睛对和尚说。
「不管怎么说,一护君没有被和尚你们砍了真是太好了」
京乐很干脆地说出了奇妙的话语。
和尚对他的话既无肯定亦无否定,只是敲着自己的秃头快活的笑了起来。
「毕竟老衲不是友哈巴赫啊。做不到看透未来这种事情……不,本来的话,黑崎一护赢不了那家伙,不如说是非输不可的啊」
「和尚……」
「但是,对那孩子而言幸运的是,友哈巴赫完全的将灵王之力据为己有了。因此不论黑崎一护是否赢了,尸魂界都能像这样避免崩坏」
这么说着,和尚面对放置于大内里中央的『物品』,啪的一声将双手合十。
在闭着眼睛发出清脆的柏手(日本神道祭祀中拜神时拍手发出声音的行为)响声的和尚背后,京乐进一步提出疑问。
「和尚,这也是灵王的意志吗?」
「唔……」
「还是说……是五大贵族的始祖们的『遗志』吗?」
面对在话尾去掉敬语的京乐,和尚轻轻地答道。
「这还真是,对始祖的历史不报以敬意,连敌意都掩饰不住了喔。你也是这么看朽木白哉和四枫院夜一的吗?」
「没有这样想他们的理由哦。他们既是护廷十三队的同志,也是我重要的朋友」
苦笑着摇摇头,京乐继续编织着话语。
「虽然祖先的行为与他们无关,但反过来说,他们也无法消除祖先的罪。是这样的吧,和尚?」
「话是这么说吧,不过说到底五大贵族的始祖也已经一个人都不……」
在和尚这样说着的同时,迟缓的爆音于大内里中回响。
「!」
京乐向着声源的方向看去,从那里感受到了与死神不同的浓郁灵压。
视线的前方,是仍旧与『无形帝国』的一部分融合的区域,那道墙壁的一部分被破坏而飘起了白烟。
然后,墙壁里有几名比起白烟更加洁白的人影出现了。
警戒着大内里的神兵们一齐拔刀出鞘摆好架势,而和尚则出声制止了他们。
「啊—,没关系没关系。那不是你们能应付得来的对手」
于是,已经在向这边跳跃的白影中的一人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似的咂了下舌。
「啧……搞啥啊,不打算开干啊」
那让人联想到野兽的白影——葛力姆乔·贾卡杰克,在着地的同时以锐利的目光怒视着和尚与京乐。
「但是啊,你们以为把刀收起来,我就会乖乖退下的话……」
虽然葛力姆乔仍将手放在斩魄刀上,但他的后头部突然被一个小小的虚弹击中了。
「嘎啊……!?」
头部被殴打一般的冲击使葛力姆乔回顾后方,那里是和他一起来到尸魂界的女性破面,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仍想继续发射虚弹那样的将左手对着自己。
「妮莉艾露,你这家伙……!」
「这里是搞事情的场合吗?灭却师的王被打倒的如今,尸魂界最大的异物可是我们哦」
「那就怎么了?你要是怕的话,赶快带着那碍事的家伙一起逃到黑腔里不就好了」
碍事的家伙,葛力姆乔这样称呼的,是伏在妮莉艾露左肩上的一名女性破面。(站一秒W3)
与妮莉艾露相同,拥有『No.3』称号的十刃,蒂亚·赫丽贝尔。
虽然赫丽贝尔在『无形帝国』袭击虚圈之际,曾立于战场的最前线迎击——但还是在友哈巴赫压倒性的力量面前被无力化,就那样作为压制虚圈的证明束缚着带走了。
而后在灵王宫被改造之时,友哈巴赫将己方居城中的监牢重组,被俘虏的她也就那样被一同带来了这片空域。
是作为对破面们的警示吗,还是说是打算将她也改造为灭却师的尖兵吗,友哈巴赫已死的现在,将她捕获后的目的就变得无法知晓了。
只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她还活着,并于现在,借与黑崎一护一行人一同来到此处的妮莉艾露之手获得了解放。
虽然妮莉艾露将实际上作为虚圈新王的赫丽贝尔救出了,但却对现在的状况抱以复杂的想法。
比起那样期望着到达灵王宫的蓝染,曾经身为部下的自己等人却更先踏足这个场所,继续对这一事实感受着迷惑,妮莉艾露向对死神抱有敌意的葛力姆乔说道。
「和经过与灭却师的战斗而疲惫的对手挑衅吗?那就是能让你满足的斗争?」
「……切。净给我想些天真的事情。总之你当真觉得这票死神会真的放跑我们吗?在转身回去时背后被砍这种事我可打死都不要」
做出回应的,是蓄着漆黑胡须的,秃头的温和老人。
「啊,你们的话,有多少都可以放过啊。不然的话要我一直送你们到虚圈也可以喔。」
「……啊啊?你谁啊。我还真是被看轻了啊」
受伤的自己不构成威胁。
被这样评论的葛力姆乔,全身腾起高涨的杀气盯着秃头的老人。
然而对方却轻易地承受着这份杀气,淡淡地回答道。
「恰恰相反啊。毕竟你们是比起那些随处可见的虚来要浓郁成万上亿倍的灾祸,不论是净化还是消除,在如今的情况下轻易处理的话才是会让三界的平衡完全崩坏的啊」
「……」
葛力姆乔沉默了片刻,是心中已经妥协了吗,抑制住了杀气不耐烦地咂了下舌。
对他来说,比起在这种地方闲逛,更想早一刻也好尽快与黑崎一护做最后的了断吧。
妮莉艾露这样推测着,有了在必要时刻将其偷袭打晕拖回虚圈去的想法——突然,伏在自己肩上的赫丽贝尔开口了。
「……那就是,你们称为『灵王』的东西吗」
那是可以当做是自言自语的,耳语般低语。
她的视线落在了死神们背后宫殿正中央中供奉着的东西上。
「……那种东西,就是尸魂界的根基吗……?」
「唔,破面的女孩啊。果然无法原谅这种事情吗?」
面对这个摸着胡子的秃头男人的问题,赫丽贝尔轻轻地摇了摇头。
「……如今的我只是个残兵败将而已。没有资格说些什么。只是,曾经身为我们的王的男人会持续憎恨着那个的理由,我终于能够理解了」
赫丽贝尔离开妮莉艾露的肩膀,用自己的脚转身背对死神们。
「给你们添麻烦了啊。……这份人情,我早晚会还的」
「啊啊,没事没事。对我们这边来说,你们能好好地在虚圈待着就足够了。更何况,要道谢的话不该向我们而是该向黑崎一护君说才是吧」
京乐这样说着将破面们送了出去,她们就这样离开了大内里。
『啊啊,没错……要向黑崎那**还清人情啊……』男性破面念着与赫丽贝尔不同意义的『人情』,而听到这些的羊角女破面说着『和满身疮痍的一护做了结就是你所期望的吗』这种和之前同样的话来教训他的声音,殿内还能隐约听到。
「唉呀唉呀,一护君还真是面子大呢……。哦呀?」
嘟囔着这种话的京乐旁边,和尚也发足向大内里外走去。
「你这是要去哪啊,和尚」
「没什么,就是稍微去叫醒一下零番队那群家伙而已」
零番队。
包含和尚在内的五人被称为是足以比肩护廷十三队全势力,是身为王属特务的亲卫队。
其中各自的成员,都是身为创造出斩魄刀啊死霸装之类的,对现今的死神们而言可说是基础事物的开拓者们,说他们正是将尸魂界的历史由零开始堆砌起来的伟人也不为过吧。
然而,京乐听说在他赶来之前,除和尚外的零番队都被友哈巴赫与其部下打倒了。
虽然京乐对于和尚将其以『叫醒』这种话语表现而感到不解,但答案立刻就经由和尚之口道出了。
「我们可不是闹着玩才将自己的血肉化为王键的喔。围绕在赋予我们的零番离殿四周的灵脉,与零番队各自的灵力已经几乎是融合状态。只要没有将零番离殿全数毁灭,老衲一唤名字就足以恢复至能走路的程度了」(零番队队花沉丁花的花语为【荣光、不死、不灭、欢乐、永远】,所以看到和尚复活就觉得他们八成都不会死的)
「那样的话,如果一护君没有赢的话不是就真的麻烦了吗,和尚」
灵王宫,曾一度被友哈巴赫之手替换成了『真世界城』。
友哈巴赫还活着的话灵王宫的残留也终将会消失,零番队会如字面所述面临除和尚以外全灭的情况吧。
「没什么,零番队不会简单死掉的,我不会让他们死去。就是这样的命运喔。算了,不管怎么说,王悦那伙人之后可是要好好给我干活补偿不可了」
平时会像京乐一样用轻飘的语气说话的和尚,此时暂且闭上了嘴,轻抚几次胡须仰望着灵王宫的天空。
「因为这次战争中,也有小鬼趁机搞了些恶作剧呐」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9)
9楼. 半刻后 灵王宫 凤凰殿
「……Oh。这下可惨了Ne」
经由和尚之手,从生死边缘好不容易才归来的二枚屋王悦。
他在凤凰殿地下的更深处,平时存在于零番离殿海底的刀櫓中夸张地抱着头(原文就是刀櫓,没搜到这是什么,八成是个放刀的房间吧。)
越过眼镜呈现于他的眼眸上的,是遭到破坏的铁门,与被斩的四分五裂的注连绳和布绳的残骸(注连绳是挂于神殿前表示禁止入内或新年挂于门前取吉利的稻草绳)。
本来的话,这里应该是封印着某把斩魄刀才对。
但是,那个封印被破坏得惨不忍睹,之前提过的那把斩魄刀也已踪影全无。
看着这副惨样,站在王悦身旁的少女——身为二枚屋亲卫队中一人的斩魄刀,燧岛梅拉情不自禁地呼出一口长气。(王悦的亲卫队都既是斩魄刀也是刀匠的工具。【砥】川时江是磨刀石,【燧】岛梅拉是打火石,【凿】野望乃美是凿子,【箸】原莲花是刀夹,【槌】宫罪子是锤子)
「馆主大人优哉游哉地被打倒的期间就发生这种事情了啊。真是的」
这个刀櫓平时本是处于深海中,要到达都十分困难的场所。而因为在锻造黑崎一护的斩魄刀时海洋干涸了,现在海底广阔的暴露出来。
「虽说是危机时刻,负面条件也重叠得太多了Ne」
王悦说着将眼镜的位置调整好向四周看去。
在那里倒着数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3)
10楼. 序章 二
尸魂界里,有一个男人。
憧憬着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死神,自己也踏上同样道路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身为流魂街出身的平民的同时以优秀的成绩被真央灵术院录取,经过席官一路升到副队长的地位。
重义而忠实于命令,为了救助同伴而无畏负伤,为了尸魂界连命都能赌上。
在此之上,更是个对待敌人冷酷无情,在喜好堂堂正正的同时,为了大义也能潜入泥沼中以奇袭将敌人屠尽的男人。
死神。
他是赐予敌人死亡之人。
他是驱除世界死亡之人。
然后他是,将居于现世的人们的『死』变换为『救赎』之人。
简直就是,将之称为尸魂界中死神模范也不为过的存在。
无论善与恶,是与『护廷十三队的死神』最为相称的男人。
这个死神的名字,是桧佐木修兵。(对不起修兵,吹了那么长后看到你的名字不小心笑了)
九番队副队长这一地位是足以于尸魂界的记录中留名的,作为普通队士有明确的一线相隔的强者。
然而,他与同样于尸魂界的『记录』上留名的,如山本元柳斋重国与更木剑八、黑崎一护那般留存于万人『记忆』中之人间亦存在着明确的墙壁。
将这样的一面也包含在内,他被周围的人以『最像副队长的副队长』之名称呼着。
褒奖也好嘲笑也好全部接受的众人对他的评价,桧佐木修兵本人并不知晓。
话虽如此,
(1/2)下一段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2)
11楼. 瀞灵廷 一番队舍前
「那么,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总队长的话语,在罪人周围静静地回响着。
自与灭却师的战争结束后数日。
虽然落于瀞灵廷中的迷之鸟状异形已经排除结束(我的利捷啊啊啊啊啊啊),周围的死亡气息已经变淡许多——但在现在的一番队舍前,与战争正中并无区别的紧张丝线却遍布各处。
在身为总队长的京乐周围的,是管理地下监狱最下层『无间』的刑军们,以及防备事态发生的散开站立的队长级死神们。
一时间从『无间』中出狱的大逆不道的罪人,蓝染惣右介的再收监。
现在,众多死神因死神与灭却师的战斗而死亡,无事生还者也大多都在接受治疗当中。
虽然由于井上织姬的助力,于生死间徘徊的死神们多数都维系住了性命,但她的『双天归盾』的力量并不擅长恢复失去的灵压。要恢复至伤势与原本的灵压都痊愈的话,其他患者的生命也好织姬的体力本身也好都会无法维持。
由此,其他人谁都无计可施级别的重症患者由织姬担当,越过危险期的人则由四番队接收继续进行治疗。
就算是连上半身被吹飞的破面都能再生的织姬的力量,也是存在界限的。
受到致命损伤后经过时间过长者,魂魄完全消失之物,连踪迹本身都没有残存下来之人就算是双天归盾也无可奈何了。
失去众多生命,因无力感而内心
(1/6)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5)
12楼. 这句话使周围的空气冻结了。
并非只有桧佐木一人,京乐和周围的死神们,都无法马上理解蓝染所说的话中的意味。
将那细微的沉默置于一旁,桧佐木挥动着捏紧的拳头开口了。
「你竟说是……慈悲?」
面对着若无其事地做出宣言的蓝染,桧佐木被更进一步的愤怒煮沸了。
并不是对蓝染。
而是对于放任这种男人简单的将东仙要杀死的自己的弱小感到愤怒。
「你到底……你到底要愚弄东仙队长到什么地步才……」
比起这样的桧佐木,蓝染终究还是淡然地继续说下去。
「那样下去的话,之后到达的井上织姬也好卯之花烈也好,会将东仙要救回是非常明确的事情。但是,那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你们是不会明白的吧」
「……?」
「东仙要就那样继续活下去的话,他终将被无与伦比的绝望所吞噬,连心也彻底腐朽吧。我无法忍受拥有美丽到那种程度的觉悟之人,被更进一步的绝望绞杀。正因如此,我才亲自动手为我最为忠诚的部下赋予慈悲(死)。就只是如此而已的事情了」
修兵对于对方在说些什么完全无法理解。
虽说如此,他也不想随意说些什么将这个场面糊弄过去。
在困惑的桧佐木一旁,蓝染继续向四周的死神们说道。
「你们也是,总有一天知晓的时刻会到来的吧。这个尸魂界……和死神这种东西,究竟将怎样危险的幻想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3)
13楼. 如此,与黑崎一护一同打倒友哈巴赫的大罪人终于消失于黑暗的深处了。
想着无论如何终于被囚禁的看透世间似的蓝染的话语,虽然众多死神们因为他那份傲慢与不服输而感到不快——但众多队长级却想着『那虽然是个会玩弄虚言的男人,但却不会讲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如此,将其留在内心的一角后振作起精神来。
桧佐木直到最后为止都无法做到整理自己的感情,而蓝染的话语缓缓地化为了毒药残留在了他的心里。
那份毒虽然没有歪曲桧佐木的内心,但取而代之却侵蚀了他的命运,最终将他引导向一场战斗之中。
又或者说那是,就算没有蓝染残留下来的毒,只要他一直追逐着东仙的道路,就必然会摸索着到达的命运也说不定。
桧佐木修兵既非预言者也非全知全能,当然没有知晓自己未来的方法。
他并非黑崎一护那样会留在人记忆中的英雄、
他没有更木剑八那样纯粹的力量
他没有浦原喜助那样的智慧
他没有涅茧利那样的技术
他没有朽木白哉那样的格调
他没有日番谷冬狮郎那样的才能
他没有山本元柳斋那样的经验
他没有京乐春水那样的华丽
他没有狛村左阵那样的气魄
他没有六车拳西那样的胆识
即便如此,说着『以队长为目标吧、就这样继续做副队长吧、我的不足之处可是数都数不清的』 在酒席间自嘲的他也所持有着,
(1/2)下一段 
歌剧院的敲钟人 2017-4-30  回复
14楼. 后排支持lz
deivesongsyfz 2017-4-30  回复
下一页
第1/35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死神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5-14 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