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冬与狮:做真正的战争片——影视独舌专访兰晓龙 第1页(共46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冬与狮:做真正的战争片——影视独舌专访兰晓龙

oldoak2004 2019-3-13
2楼. 2018年6月,兰晓龙发布了新书《好家伙》,早已绝版多年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也一同再版。尽管电视剧《好家伙》在2016年播出,但它其实是2012年就杀青的作品。这意味着,在中国影视行业狂飙猛进的这些年,兰晓龙一直没有新作问世。
事实上,兰晓龙一直在写电影剧本,只是全成了“案头剧”。《冬与狮》是兰晓龙确定要开拍的第一部电影作品,这是一个以朝鲜战争中长津湖战役为背景的战争片,并且将由《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导演张黎来执导。除此之外,兰晓龙和正午阳光合作的网剧《境外组》也已经完成了剧本创作。
“狮子是不属于冬天的,但是冬天的狮子还是狮子”,兰晓龙这样解释这个略显文艺的片名。作为电视剧领域极具个人风格的两位创作者,兰晓龙和张黎之前并无合作,第一次联手却是拍一部电影,不得不让人十分期待。据了解,《冬与狮》在剧情上会和《士兵突击》中的“钢七连”产生关联,讲述了一对兄弟在战火中的成长。
在兰晓龙的作品中,《我的团长我的团》(以下简称《团长》)美誉度颇高,它早就超越了抗战剧的范畴,成为不少剧迷心中的精神图腾。尽管播出已近十年,依然引发不少人热议。兰晓龙透露,《团长》的前
(1/2)下一段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4楼. 《冬与狮》不做“沙盘式”战争片
Q:《冬与狮》是个什么类型的片子?
A:战争片,或者再自我狭隘一点,某种意义上真正的战争片。我跟一位前辈聊过什么是战争片,比较同意他的逻辑。他的逻辑:真正的战争片是金字塔型的,按高度四等分,塔尖的四分之一是核心,你这戏的人物和价值观,四分之三是寄托在战争环境里的人物(战争环境,并不是说拿炸点炸过四分之三)。其实他已经把要素说了:人物、价值观、环境。不在乎这个三合一的多半会走向动作片或“沙盘片”,也有个说法叫“军教片”,我弄个更高上大的名字叫“文献片”。
文献片其实我极喜欢,比如像《帝国的毁灭》,问题那真是不计成本来给百分之几甚至零点几的观众来看一部电影。有几个人对于上甘岭某个班哪几个人站的位置感兴趣?怎么捋也捋不清。原先做《冬与狮》第一稿就有点“沙盘”式的写法,剧本足有13万字,我相信没有一个导演能够拍出来,不是说剧本多好,而是求全就太乱,剧本完全不具备可操作性。
《冬与狮》写的是长津湖,一场本来就打得很乱,甚至以连排级单位抵达即战,随时投入战场的大规模战争,也没有一个大决战式的东西,实际中美至今能把这战说到一五一十的史料都欠奉,无法沙盘,而且观众谁要看你的沙盘
(1/2)下一段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5楼. Q:就是类似《集结号》那种吗?
A:从走人物重心上是的,不走人物重心绝大部分观众基本上找不着北。从戏上说不是的,其实我交流过的大部分人不把《集结号》算战争片。从上面谈到的概念算,实际上我们没拍过战争片。(《大决战》不算吗?)那个是“沙盘”。(《红海行动》呢?)那叫动作片。
战争片首先要依托真实战场,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我不能就着战争片跟你谈《魔戒》对吧?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6楼. Q:《冬与狮》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文艺。
A:制片人也有同感,可我们(编和导)都觉得这个名字挺好,但是一大堆资本家肯定会觉得名字不好,因为不够短平快……问题这不是个短平快的戏。“狮子是不属于冬天的,但是冬天的狮子还是狮子。”其实我们甚至想折腾成五湖四海的方言版,制片人就想打死我们,都是朋友,所以就算有方言版也是导演版吧。
Q:这是您第一个电影剧本吗?
A:不是第一个写的电影剧本,但是拍的话是第一个。我写的电影全成了案头剧,后来我才明白了芦苇为什么说“写了十部戏才拍出来一个”,电影这玩意儿确实是这样子,外在因素太多,尤其你想认真做的时候。当然你要是做快餐电影成活率会很高,那个恨不得一星期你出剧本他一个月开机。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9楼. Q:剧中谈到“八个脑袋”的美国人(老麦)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A:想写这么个家伙就写出来了。我对这些美国参战的这些人还是很尊敬的。我为什么对陈纳德印象好一些,“一将无能害死千军”,陈纳德不是一将,他真打的嘛,他比史迪威离炮灰们更近。
Q:杜聿明也是“一将无能害死千军”。
A:无能的太多,包括孙立人我都怀疑。我对国民党那边的明星将军全都不信任,因为他们太有说谎的动机。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死的那一批,我反而敬重,比如宋哲元、张自忠、方先觉……这些是我心中尊敬的。而且你要说“团长”最像谁?其实有点这帮家伙的合体。
有一天台湾演员李立群跟我说,他喜欢《团长》那个戏,喜欢“团长”,很像他隔壁的一个叔叔,那是淞沪战争的一个营长。然后就聊到国民党的将军,我说我其实比较喜欢方先觉,他说“我叔叔就叫方先觉”。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10楼. 《团长》一点也不文艺
Q:有想过把《团长》后面的结局做成话剧或者电影吗?
A:有人想跟我做电影,但是怎么做?怎么做都不对,我想不出解决方案来。没拍还好,但是一拍就已经把他给具象化了,后来怎么拍都不合适。
Q:找原班人马呢?
A:第一可能性不大,第二演员也不在那个状态,第三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重拍电视剧还是就拍结局?如果是只拍结局,还没拍就已经没了。你已经把观众限定在对这个东西很了解的前提下,我怎么把这些放在一个两个半小时的时长来说明白。它有一个特定的世界,你不了解特定的世界,就无法了解特定的人物……而且抗战题材在院线中本来就很冷门,而且还是个国军抗战题材,各方面都是很不讨好的。
Q:可以迅速让观众进入到一个新的世界,有办法达成吗?
A:《冬与狮》也会提到“钢七连”,它就可以做到,因为它开启一个为这戏服务的戏剧世界,《团长》的世界已经在这,也就限定了你的形式和方式。我追求一种相对的个性化。我会觉得相比起电视剧,电影是个比较糙的东西,你不能追求过分的细化,没有那么大的空间。我说的是戏剧空间,不是说花多少钱。戏剧空间是由时间决定的,一个几十小时的空间和几小时的空间,你花费同样的精力和智力,它能讲的话怎么
(1/2)下一段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11楼. Q:您的很多作品都会把一些话绕着弯说,或者用各种比喻来说,这是一种习惯吗?
A:我绕着弯说,如果你听懂的话,比我直着说你听懂的话,所包含的东西和你所得到的东西,要多得多。比如说,一个小孩子,你直接告诉他不许做什么,和他自己通过切身体会知道什么不能做,你觉得这两个区别大吗?太大了。
这边敲着电脑打字,那边还用一个平板玩游戏,同时还开着电视,播的戏我不仅能看懂,还能说出一大堆来……那你说我在看的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但是现在电视机一打开,绝大部分都是这种东西。我这几年一直担心我的记忆力是不是不如以前了,根本不是,这种东西在脑子里根本留不下来。一个网络小说,我看了几十章以后发现这个看过了,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的。
Q:您平时都看哪些网络小说?
A:偶尔翻一些游戏小说、历史小说。我不喜欢看那种正儿八经的历史,看一些乱七八糟的(历史)。跟什么宫斗完全没有关系,更多是一些我也明白肯定是理科生写的东西。(比如像《临高启明》那种?)但《临高启明》看了好象五六百章也放弃了,也难怪网称“临高五百废”。刚开始理工科那些东西是看点,后来觉得成拖累了。我喜欢看《鲁滨逊漂流记》里常常列物资清单,但不等于我喜欢看清单对吧?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12楼. Q:猫腻看过吗?
A:看了,最喜欢的是《将夜》吧。猫腻还好,有很多网络小说就是你看着看着突然间在某个瞬间就无法容忍了,到了一种心烦意乱的地步。就不知道这个人在干吗,这个写字的人已经神经错乱了,再看下去我也错乱了,就丢一边去了,你再打开的时候就完全不记得了。
我觉得能把文字做到这种地步也是一种造诣,并且想到作者在神智清楚的情况下,写出这样的文字,我觉得真成精神上的恐怖片了……我不是骂作者,我是同情。尤其是很多开局明晰,却迅速被种种外部因素逼成分裂的东西。我觉得写网文真是个尸山血海的行业,很多未来的托尔金和乔治·马丁都被逼成见键盘就想吐了。
Q:那《鬼吹灯》呢?
A: 我以前给人讲过《鬼吹灯》可以拍《黄皮子坟》。第一它不是盗墓,第二它很作。一帮**人家不惹你你非要惹人家,这个作是知青的劲头,而且这个劲头是有共通之处的。
而且你别单拍《黄皮子坟》,你把《黄皮子坟》,再加上阿城的《孩子王》《棋王》,再加上老鬼的《血色黄昏》。真能把这几个东西合起来质量会是非常高的,当然,能这么合的家伙,绝对已经可以做很牛叉的独立编剧了——他不会接这种改编的。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14楼. ~~~~~~~~~~~~~~~~
~~~~~~~~~~~~~~~~
本次采访由剧评人孔鲤、老邓,影视独舌记者杨文山共同完成,杨文山整理成稿。
oldoak2004 2019-3-13  回复
下一页
第1/4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249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5-08 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