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直播】《我想找到你,曾经的恋人》[作者:你的笑靥太美][来源吧WOW] 第1页(共128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本文收录于"贴吧小说频道" http://xs.tieba.baidu.com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本文脱水成员:彭小西,不河蟹
脱水贴标题:【直播】《我想找到你,曾经的恋人》[作者:你的笑靥太美][来源吧WOW]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701374220
原文作者:你的笑靥太美
原文出处:WOW吧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9楼. 我想是美景作祟,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她搂在了怀里。
她有点害怕,把身体弓了起来。我轻轻松开她,低下身吻了她的脸颊,她吓了一跳。
我是没有勇气吻她唇的,我知道如果真的吻了,她一定会吓坏。她是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女孩子,更别说什么接吻。
一时冲动的吻了她,我想不如就全说了吧。
于是问她,J,你喜欢我吗。
她说啊……那个……我………
我打断她的话说,无论你怎么样想我,把我想成你的哥哥也好,把我想成你的朋友也好,甚至把我想成你的同学也好,我是喜欢你的。非常非常地喜欢你。你不要着急着回答我。仔细地想一想,好吗。
她不说话。我放开她的肩膀,说,我走了,这黑,回去小心路。
她仍旧沉默。
我翻过墙一时间说不上是开心还是难过,只觉得那句一直想要说的话趁着冲动终于说了出来,太舒畅了。
这种癫狂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回寝室。老大说你怎么满面春光的,又出去调戏谁了。
我也是依旧笑啊笑。
大家一直都潜意识觉得我和她即使表面和好但是还是有瑕疵,我也不解释只坐在床铺上嘿嘿地傻乐。
小二说你小子接到告白了啊,这孩子傻了。
阿K说,你说吧,你小子泡到谁了,再不说武力解决了。
我说,那个……
老大说,呀哈,你现在怎么和J一个口头禅了,一个大老爷们别学人家小姑娘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10楼. 我说的游乐场并不是在我们市内的,而是在城市的边缘,我和她坐在客车上。
大约要有1个半小时的车程。她的头发里有淡淡的香气。
一直非常开心地指着城市里她没见过的地方说说笑笑。
我是喜欢看她的笑容的。她是从不化装的,这一点和我先前所有遇到的女人都不同。
后来车进入郊外吧,窗外没有什么好风景,她靠着车窗有点困。毕竟昨天晚上我1点多还打了电话给她。
她把头靠着车窗但是好象非常不舒服。我揽过她的肩膀,说,你靠在我身上就好了。车窗也不是很干净的。
她脸微微红起来,说,那个……不好吧……
没关系的。
她靠在我的肩上,我嗅到她黑色长发里的香。窗外飞过一片绿色。
那时我想时光假如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到了终点我把她喊醒,她揉揉眼睛说,睡着了。
我说恩。下车吧,到了。我说的就是这个了。
她说,这么多人,买票要很久的吧。我说不用,这你有熟人。
她说什么熟人?我在这除了你和你朋友,还有我的同学,再不认识什么人的了。
我说,就是认识的。咱们马上能拿到票。
前面也有说过的,小二在外面打工的,呵呵,他就是在这专门负责售票的,出门前就给她打了电话。
我拉着J的手到了约定的地方等小二。我看到J一直向里面张望,有时候看看我,然后笑笑。她是个乖孩子,可是应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14楼. 我看到她的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想吵醒她,但是又不能任由她这样。
这个时候她突然从床上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我吓了一跳。
她也吓了一跳。也就那么一瞬间。她缓过来,伸过手揽过我的肩说,还好你在。
J的眼泪沿着我的脖颈流到胸口,很凉。仿佛是锋利的刀尖要割破我的胸膛。
我知道就是在那瞬间我是没了再打探她过去的好奇的了。
我知道那一定是她最不想提起的事。
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我都愿意任由她埋在心里。
我像安慰一个孩子一样安慰她。她只是一味地点头。
我知道她是什么也没听进去的。
而我,不过是让自己的良心能更过得去,让自己觉得我帮上了她什么一样。
我说的话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过了一会她说,没事,你也快去睡吧。
我说恩。便回到躺椅上。
应该是心里的事放下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恍惚之间好象听到她接电话。不过感觉是梦,毕竟太没真实感。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在窗台张望风景。
我穿上衣服说,天气不错啊。她点点头。
我想起那个似真似虚的梦又问她,你昨天打电话了么。
她朝着我笑笑说,哪有啊。你做梦了吧。
我说,对呀,梦见你了。
她脸一红,不再说话。
回去我们去坐地铁,可上了车我就后悔了,人异常得多,足够把我挤成馅饼。
我借着自己的海拔优势还能吸到点头顶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16楼. 所以只好忍耐。
等待是极其难熬的。
我穿上衣服去图书馆打发时间。
无聊到了极点。
随手翻着书。
这个时候突然觉得心里极空。
但是比上次她失踪时,要好一些了。
这就是所谓的……
恩,习惯成自然?
或者说是,麻木。
这种状态再次持续了一周。
我每天在极度的气愤与压抑担心并存下,在图书馆,寝室来来回回。
偶尔和阿K去他老爸的酒吧疯疯。
就这样。我是有预感的。
J一周后就会回来。一定会。
果然。
一周后我和K回到寝室的时候,她坐在我的床铺上朝我笑。
老大说J来了很久了。一直在等你。
J笑笑说,我一直在等你呢。阿天,你怎么才回来。
我说没事,我去玩了。她笑笑和K说笑起来。
我不知道是自己怎么了。那种害怕的感觉从身体里蔓延出来。非常怕。
她对过去总是能这样闭口不提,然后像正常一样回到我身边。
整个时间段里我一直沉默。没有话可说。
我点了一支烟。她咳了起来。
老大说,你上外面抽,小姑娘闻这个对身体不好。
我黑着一张脸到了走廊里。
那种愤怒真是要把我撕成碎片了!我狠狠地吸着烟。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习惯了这样的不辞而别,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完全忽视我的感受。
她不知道我在经历这些的感觉吗。
————————那是后来,我才知道。
我太,自私。
J从我们寝走出来,老大说,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23楼. 那年春节我过得并不安心。
我知道她暴力的继父,我怕她挨揍。她的性格,呵呵,即使被打得爬不起来也不会说一句我错了,或者是饶了我。或许连个痛都不会喊。
难道还要像以前一样把肋骨砸断了吗。
遇到困难怎么办。春节明明喜庆得很她会不会开心。我知道不会。
常和小二阿K还有老大他们上网组队打游戏,边打边看她的Q有没有上线消息。
电话也往烂掉打,一遍遍。
那阵子我抽烟很凶。妈说小子你怎么了?我说没事,抽着爽点。
结果越抽越愁。
我一直养成写R记的习惯,那段时间一写就是N千字。
心里有太多话想对人说又不知道怎么对她说。
也没人能诉说。
刚刚看到一句话。
相爱的人都是用来错过的。
呵。
大年三十那天下了场大雪。
和爸妈在家看春晚。好吧,我承认看小品的时候我会笑得不行。
就是在这样笑的时候接到了J的电话。
我看都没看是谁接起来了,直接说喂你好,哪位啊?
边说还边带着笑。
结果对面没有回答。只有喘息声。
我根本没想到是她。于是说,说话啊。
结果听到声音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出了事。
我握着电话走到安静的房间里一直喂喂喂,
这个时候我听到J说,
喂……那个……是我。
原本是正常的话,她说得很慢,嗓子哑得厉害,好象非常无力。
我说,你怎么了?你在哪?怎么了?你说话啊。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26楼. 其实写这个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要不能写出她的真实来的。
太多东西牵扯到她的隐私,一旦真的被人知道,
她连活下去的勇气没了。
盲目的同情会把她淹死。
说不定她刚刚过上幸福的生活……
说不定。
其实当时我问J的时候极其激动,一把就拉过她的手腕,攥得很紧。
她皱起眉我才发现自己太用力。
松开她的手腕的时候发现我正好捏着她手背上的一片紫色的青。
J往床的里面坐坐,收敛起刚刚脸上浮现起来的一点点惊讶与悲伤,
又那样弯起眼睛朝我笑,说。
那个……我太粗心了呀……下楼梯的时候摔下来了……
我打断她的话,说,你能不能不要骗我?
我承认我当时情绪非常激动,几乎是一个就要炸开的火丅药桶。
J靠近我一点,抱住我,带着笑的声音说,
哎呀,是真的……那个……我哪有骗你呢……
我可能是气到了极点,情绪失控一样地推开她朝她吼起来,我问你呢,到底怎么回事,快点说!少骗我!
我推得太用力,J从床上掉下来,摔在了地板上。
而那个时候我看到她的表情,才感觉到她的内心何其绝望。
我是学体育的,力气大,个子有一米九,所以被我那样一推且撞到地板应该很痛。
何况她身上应该都是密密麻麻的伤。按正常她也应该揉一揉再站起来,或者像娇气一点的女孩坐在地上就哭起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28楼. 小家伙可能真是被吓坏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一滴接着一滴,
我擦掉她的眼泪说,别哭啊,哭了难看。我没事,挺好的。
她说,你嗓子都哑了……那个……都怪我……
我说哪有啊……话没说完就开始咳嗽。
J爬到床上摸摸我的头。说,那个……你等一下啊……
我说恩。她下去就开始翻包。
我躺在床上迷糊得快睡着。她又爬上来,说,来,量一下体温。边说边甩手里的体温计。
我笑笑,说,真是贤妻良母啊……还带这个……
她说,哎呀……那个……你都发烧了还开我玩笑,听话……来……
我看着她的样子说,干脆就一直这么病着好了。
她皱皱眉说,你别胡说……那个……把这个夹好了,别掉了……
我说,还是生病好。
她也不理我,说,一会我来拿噢。
我点点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其实真想就那样病着。
你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不离开我。
一直一直……
多好
过了一会J爬上床来拿体温计,我迷糊地问,多少度。她说那个……快四十了……
我刚要睡着,J轻轻摸摸我的脸,说,那个……阿天……等一下。
我尽力地睁开眼睛说,恩?
J把保温杯拿过来坐到我身边。
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她便说,那个……快喝一点……就能好了……
我把头一歪说,我不喝,喝那个要死人了。
J把脸凑过来说,那个……你听话啦,就喝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31楼. 这样僵持了一会。
她松开紧紧抱着我的手说,好了,我没事了。
我看着她红起来的眼睛说,J……为什么……
她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非常果断地转身就走出了卫生间。
我在原地没还有缓过神来。
我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
哪一个才是她。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我走出房间搂住J。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无法质问。我甚至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
J转过身来把头靠在我的胸口说,对不起。我情绪失控。
这瞬间我又嗅到她发丝里的香。
几乎是要撕裂。
她脸上的伤还没有好。
我真想把自己揍一顿然后问问自己是不是个男人。
想保护的也无能为力。
J抱着我的肩不说话。
我说,没关系我知道。
J说,不要问我。我不想说。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
现在想想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却总觉得能明白她的感受。
她不过是人生中第一次抓住真切的爱,而害怕失去。
她不过是不愿意提起伤口想做个阳光的女生。
明明该是公主,却变成了寄人篱下的杂草。
被蹂躏被践踏。
却从来不觉得不公平,不觉得这个世界为什么差异这么大。
为什么不这么想呢……假如你这么想,我会过得好过一些。
你说你那么信命。你为什么就相信这就是你的命。
我一直都想。
为什么你的生命会如此错综。
明明该过着富家子女的生活却满身是伤地站在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32楼. 我正倚着门叹息,妈敲敲门说,保温瓶带没带回来啊。
我说,啊……忘了。
妈说,小子你正经事一个不记啊。
我笑笑。
想想,和J在一起确实总忘记正经事。
上着课,虽然是该睡觉,却变成了看着她发呆。
该发了疯地找工作,却变成了她说喜欢的职业我就跑去学啊学。甚至还发展为现在的工作。
本应躺在家里睡觉,却顶着四十度的体温在雨里跑步去找她。
总是这样。
我被迫在家躺着。
在被窝里给J打电话。J说那个……你就安心地休息啊……
我说唉,和你讲话比休息更能恢复体力。
J声音很LOLI。我听着听着就发现自己常常回一直听她的声音而忘记了说话。
J的话不多,变成了我不停地说,她不停地,恩,好,啊,是,呵呵。
然后我一激动就比较大声地说,好好说话啊,别敷衍我。
随后一转身看到妈正在整理我的书桌,停下来看我。
我尴尬笑笑马上说,等会打给你。接着马上挂掉电话。
坐起来看着妈。
妈说小子你处朋友我不管你啦,你也不能每天粘着连觉都不睡。
我说,爱情的力量很伟大。(当时怎么想的……)
妈无奈,走出房间。
刚要拿起手机继续打给J。
忽然看到手机上J刚刚发来的信息。
“我,按,时,吃,饭,
你,按,时,休,息。”
笑了出来。
躺下便睡着。
实在是太累。
确实是累到了。
一觉起来已经是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0-11-12  回复
下一页
第1/13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脱水小说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4-4-18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