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发文】公子请留步! 第1页(共863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额,一楼敬百。之前同名帖子因IP发帖被删,幸而手机有缓存,于是某正一字一字重新发上来。求瓜子汽水,以及其他。看过同学可绕,暂时更新至第七章。

蜜汁咸鱼😻 2012-4-14
2楼. c
矜持的东施 2012-4-14  回复(1)
3楼.
第一章 
我叫王柳萱。王公贵戚的王,柳夭桃艳的柳,萱草忘忧的萱。呃,想来我爹爹给我取了这样一个高度概括的抽象名字,委实算得上用心良苦。 
我娘走的早。据说是生下我之后,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急急忙忙地驾鹤西游了,留下我苦命的痴情的爱妻如命的爹爹,一个人挑两人的担。据说娘在弥留之际曾拉着爹爹的手说,女儿家要好好管教,若是不慎将我管教成个她,她定要在百年之后与爹爹算账。娘的性格我无从知晓,但从那份莫名其妙的遗言和本姑娘莫名其妙的性格中,不难瞧出一点端倪来。毕竟我身上,流着娘亲一半的血。 
我爹常不厌其烦地跟我讲,大家闺秀要有一副端庄温良的样儿,然后打量着我生龙活虎的架势连连叹气。这点上我怕是不能如他所愿,因我从小就不喜什么琴棋书画,女红刺绣;对于飞檐走壁舞刀弄枪,我倒是乐得自学成才。少林寺有个老和尚曾以一双慧眼识出我是块练武的好料,无奈爹爹左右阻挠,我终是错过了练武的黄金时机。待到多年后发现自己全没了当初的天赋,只落得个追悔莫及。 
十二岁那年,爹爹以体验生活为由,将我硬生生塞进了京城最大的育幼堂。还记得他老人家在门口嘿嘿一笑,贼兮兮的对我挥手道:从此以后,看你还怎么逍遥。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后,我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4楼.
第二章 
工作辞去了,学堂却来了。在上一次实践中得到鼓励的爹爹一时间似是鼓足了气,开始不满足于将我教导成一个合格的女儿,而是要我向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大家闺秀标准靠拢。许是感到有些吃力,爹爹甚至不惜重金请来了一位监督我饮食起居及日常活动的管家。他叫唐修哲,不不不,唐哲修。好奇怪的名字。 
事实证明,人一旦奇怪起来,是可以无所不至的。他不但名字挺怪,穿着挺怪,想法挺怪,就连行为举止也是奇奇怪怪的。白天倒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每日待我入睡后,他便神神秘秘地溜到后花园去,做一些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勾当。直到有一天被我蹑手蹑脚地跟到他身后唬了一跳,他才在惊颤中合盘道出了他那传奇般的身世。 
他说,我本无意隐瞒。既然小姐你问起,我就不妨如实相告。我来自一千年以后。 
我噗地一声笑了。打趣道:唐哥哥,你是天上的神仙转世吗? 
他却好端端地板起脸来。“我不是神仙,我和你一样,是人类。人类,懂吗?| 
我自觉没趣道:“不就好比鸟是鸟类,鱼是鱼类,兽是兽类吗?只是没有哪个错乱的家伙会像你这样称呼自己。” 
他叹了口气道:“我本是一千年以后,修哲学的学生。我曾笃信时光不能逆转,逝者不可追寻。现在看来,却是我错了。如果我想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5楼.
第三章 
我的生活似乎开始步入了正轨。时而学学舞蹈,跟着我那天仙一般的舞蹈老师踩些轻松愉快的步子;时而练练棋艺,托着腮帮子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逆转了眼前的残局。这样的生活,不比从前快乐自由,却比从前充实心安。也许爹爹说得对,女孩子家,总要有什么一技之长的。他老人家也终于不再板着一张屏风脸,而是笑逐颜开地询问我想要穿些什么用些什么,之后便忙不迭地派下人去替我采买。 
上学堂之余,我还是会顺着京城街道跑上一跑,转上一转。有时是跑去鸿宾楼吃一碗美美的酸汤小煲,有时时溜去金玉轩添两样亮堂的首饰。赛狗场我也是一把老资格,虽然我从来没对爹爹承认我去过。我最爱那条小京巴,我给它起名儿叫小快,意思让它加把劲,跑快点儿,也好给我增个光。可他娘的每次都是第四名,委实气煞本姑娘也。 
有天下午,我在赛狗场输光了身上最后几十枚铜板,灰头土脸地徘徊在路上。也不知走了多久,忽而眼前一亮,看到不远处金碧辉煌的建筑。蓦地抬起头,只见金光闪闪的牌匾上无限庄严地镌着大明宫三个字。想不到我竟摸到皇宫来了。我整了整发饰和衣裳,大大方方地朝宫门口走去。 
守门的侍卫站得倍儿直。方面阔口,威风八面。看见本姑娘,竟是瞧也不瞧,眼睛都懒得眨一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6楼.
第四章 
我跟这大明宫里的人熟得很快。守门的小侍卫对我的态度,渐渐由开始的爱答不理到后来的称兄道弟;那个一脸可爱雀斑的小侍女也开始对我笑迷迷;就连不甚言语的胖厨子,也能隔三差五地朝着我叉腰嘿一声道:又长个儿了你。 
我的一双探索美的眼睛,却再也不曾在大明宫的何处,见到那如李四一般貌美的侍卫。有天和李四遛弯,我终于一不小心说出了我的不甘。李四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捏了我的脸道:“想不到你还是个色女。”我捂着脸,气鼓鼓地瞪着他,心底却是有点飘飘然的甜蜜。 
没人告诉我,那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爱情。 
爹爹在黄昏下剪着花枝,见我回来,忽然招手道:“过来。” 
我七上八下地走过去,心想莫不是东窗事发,私会侍卫的事情被明察秋毫,却不料爹爹从怀中取出一封请柬来,笑道:“打开看看。” 
我一头雾水地翻开请柬,爹爹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我替你报名了舞林大会。” 
唔,又是一年重阳节了。今年十四岁的我,应是能够展现少女最美的一面了。 
他会不会来呢…… 
爹爹看我凝神不语,轻声道:“怎么了,不想去?” 
我摇摇头笑道:“想。”只是我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满心念着的,竟都是李四的眉眼,他的笑,他看着我的样子,他神清气爽的样子,以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7楼.
第五章 
重阳那天下着小雨。即便是这样,重阳节赛事还是热火朝天。街上吹吹打打,大张旗鼓,百姓万人空巷。就连白马寺的老方丈也端了木鱼出来,在和风细雨中驻足观望。看官们撑着油纸伞,对每一个台上出场的演员评头论足。可当曲声响起的时候,千万人却似在一瞬间取得某种默契,齐齐地缄口,专注地凝视着台上的演出。 
这气氛却叫我生出几分紧张来。余光瞟了眼台下,那明晃晃的少年并没有如我所愿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无端端更加茫然失措,竟在一时间有了退却的意思。我选的这支曲,是为《阳关三叠》,曲调悠扬,旋律清越,极是适合展现优雅华美的舞姿。我的舞蹈老师很是看好**)练时的表现,保证我只要选了此曲来起舞,定能称霸舞林。我扫了眼评委席,我的恩师正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我。我知道,她对我寄予厚望了的。 
我咬咬牙,心一横,示意乐班奏乐,却不料他们都一动不动。 
我的额前滴下冷汗来,不明白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我好不容易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比赛方却放出这样的幺蛾子来。我不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精神面临着崩溃。人群也开始嘈杂起来,有人甚至准备好了菜叶,预备瞅准时机丢到台上来。 
此时,一道悠扬的笛声似是从天边传来。人群霎时安静,如痴如醉。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9楼.
第七章 
放了一天的风筝,开心却也疲惫。甚至于不小心扭伤了脚,还是李四不由分说地背起我,走过大半个京城,将我带到了回春堂就医。趴在他的背上,听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我的脸颊有些发烫。李四一路上只是偏过头,柔声和我说着话。我看着他俊美又不失英挺的侧脸,忽然痴痴迷迷地想,此时若是一生一世便好了。 
只可惜,他不是爹爹心中的首选。他只是大明宫中一个小小的侍卫罢了。这样想着,我在他背上微微叹了口气。李四偏过头来笑道“累了吧萱儿,我们到了。” 
那天晚上,我反反复复地,怎么也睡不着。 
爹爹说,你的礼法先生赞你学得不错,再去随他学个把月,你便可以考虑结业了。 
我在街上走着,低头思考着接下来我要学什么这个问题。厨艺?不不不,不需要。纺织?不不不,不是那块料…… 
那…… 
我还没有将这个问题想出结果,便被一双精致的白锦靴拦住了去路。 
我顺着这锦靴向上瞧它的主人。先是黄白相间的袍裾,然后是嫩黄色的外袍,袍上绣着精美雅致的花纹,绵延到微微松散的衣领。 
再向上打量,便是雪白的颈子,柔和的下巴,樱红的唇,和恍似三月桃花的含笑眼眸。他的长发看似随意地披散在肩上,却又分出一缕来,编成一股秀气的小辫儿,顽皮地垂在一侧,使整个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11楼. 0.0围观
Lovely曲奇 2012-4-14  回复
13楼. 第十章
我抖声道:“公子还是放开我吧,这光天化日之下,这孤男寡女,这……这实在是辱没了佑公子的声名。”爹爹教导过我,遇到歹人之时,千万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切不可慌慌张张,乱了分寸。这公子虽不像是歹人,我摆出这设身处地的架势来,想必也会有点效用的。
可他显然在我的算计之外。
他无所谓地笑笑,“我不在乎。”说着便闭上了那双波光流转的眼睛。
下一秒,我的唇被柔软的唇瓣贴住。我屏息静气,感觉到雨水混着他的气息,一股脑扑到我的脸上。我的理智想要推拒,身上却提不起一点力气。他轻柔缓慢的吮吻让我有些意乱情迷,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如此亲昵地对待,心头有一丝异样的感觉缓缓升起,我却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想起那日在梨花树下,李四深情的告白,我忽然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试着挣出自己的双手,李佑却加紧了控制的力道。他的腿也抵在我的膝盖上,而我此时此刻仿佛一条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
可若是这么老老实实地任人宰割,我就不叫王柳萱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我开始回应李佑辗转缠绵的吻,甚至微微阖起眼睛,迷离地望着他,细细喘息。李佑的动作顿了顿,果然放下了控制住我的手,缓缓扶上了我的肩,而我也顺势抱住了他,摩挲着他的背。

(1/2)下一段 
蜜汁咸鱼😻 2012-4-14  回复
下一页
第1/72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精品区 < 皇后成长计划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9-21 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