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原创】《相融》(包子邪穿越,竹马养成,半架空,he) 第1页(共2544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喜欢原著向,又一直萌穿越梗和养成梗,我就想能不能让这几个合在一起呢,所以就开了这个坑。
是吴邪从小穿越到民国时期,和小哥一起长大的故事,应该是治愈风吧。后期就是接十年雨村。
镇楼图出自湾家一位十五岁的小妹妹~她的画敲可爱,人也敲可爱!lof名字叫Emily欣晨


下一楼食用说明~再下一楼放文~

槐安国师 2017-7-8
2楼. 发文
吸血鬼公主哀伤 2017-7-8  回复
3楼. 期待
cjw406 2017-7-8  回复
4楼. 食用说明:
1、关于ooc:老问题了,我只能说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还原人物性格,至于前期的童年瓶邪和少年瓶邪原著中出现得不多,我只能通过边边角角去猜测和揣摩。所以只能说,尽力而为。
2、关于甜虐和结局:看过我短篇的小伙伴都了解我的文风,平常都是发小甜饼的。ヾ(・ω・`。)这篇我想写成正剧向,可能不一定一路甜到尾,毕竟大背景在那里(包括张家的种种、小哥的失魂症等等)。所以虐大概会有,但我可以保证,一定是he!V(=^・ω・^=)v目前瓶邪文我还没有写be的打算,所以宝宝们可以放心食用~XD
3、关于更新:平常三次元会有一些自己的事情,尤其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忙,但会在我能力之内尽量保持更新速度。现在手头有一点存稿,大概会勤一点。平常也会写一些短篇小甜饼,不会让你们断粮。可以保证的是,绝对不会坑。ヽ(=^・ω・^=)丿
另外,欢迎跳坑收藏~o(*////▽////*)q
槐安国师 2017-7-8  回复
5楼.   第一章
  穿着青布长衫的瘦弱少年不疾不徐地走在田埂间,他的衣衫已经有些破烂,腕间还夹杂着一些人为的血痕。
  
  “喂!小子!你还没回答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从那里把它带出来!”身后比他健硕一些的少年几步追上前来,指着他包袱中鼓出来的一块,一件形状接近于球体的东西。
  
  眼前的少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了,你没必要知道,这件事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张海客被气得不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不由自主地拔高了声音:“我们差点全死在里头,你现在跟我说没什么关系!你跟我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们现在处于江苏与安徽交界的位置,就在几天前,他们几个人被眼前这小鬼一路引到一个叫马庵村的村庄,在那里下了一个斗。
  
  这一队少年都姓张,出身于一个盗墓世家,此次出来主要是为了完成家族里放野的任务。放野是每个张家的孩子都会经历的一个关卡,在十五岁之后,张家的孩子可以自己去寻找古墓,以建立自己在家族里的名声和地位。
  
  张海客眼前这个少年只有十三岁,比较瘦弱,按道理这个年纪的孩子是不需要也没有能力去放野的,而且他还想自己独自上路。
  
  张海客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孩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槐安国师 2017-7-8  回复(3)
6楼.   几个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干粮和盘缠了,他们白天摘林子里的野果充饥,运气好能打到一些野鸟。晚上他们则露天而眠,只在身旁烧一堆篝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起来看着火种,以防止野兽出没偷袭。
  
  这天晚上看火的人恰好轮到张海客。
  
  剩下的三个孩子之前叽叽咕咕地讨论了一些东西,互相查看了身上的伤口,过程中间杂着对那小子的谩骂。现在他们已经睡熟过去了。
  
  而那个孩子一直闭着眼睛,当然张海客知道,他那时肯定是没有睡着的。他从小背负了太多骂名,很多都是别人加诸在他身上,甚至连他自己或许都想不通原因的。这样的经历,让他自然而然地屏蔽掉外界那些对他好或者不好的一切评价。
  
  过了很久之后,张海客抬头看了看星宿,判断出大概已经是三更了。身边那个孩子的呼吸声已经变得绵长沉稳,是熟睡的暗示。
  
  但受过张家训练的孩子,没有哪一个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熟睡。
  
  他犹豫了一下,保持呼吸的自然平稳,无声地对那孩子的包袱伸出了手。哪知道才碰到包袱的外边,他的手就被另一只瘦弱些的手猛然攫住。他转过头去,正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
  
  他若无其事地松开手去弄篝火堆,注意到那孩子将包袱枕在了脖颈处。他知道,他这
(1/2)下一段 
槐安国师 2017-7-8  回复(14)
7楼.   少年回到本家之后与另外几人分道扬镳,直接带着东西去见了族里德高望重的人物。
  
  族里除了族长外,有一位四叔公名望很高,和族长关系也很近,人们叫他四爷。他此刻敲着烟杆子,接过少年手上的东西,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开来——那是一只牛铃大小的青铜铃铛。
  
  众人神色各异,眼神流连在铜铃和少年之间。他们不记得这少年的名字,但有好几个人都记起了他,以及很多年前那场家族变故。
  
  四爷目光矍铄地盯着面前的少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抽了一口烟,脸上的皱纹随之挤在一起或舒展开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年纪,但很多人从出生就已经见过他了。
  
  “小子,你做到了。”他的嗓音因常年抽烟有些粗嘎,像是装着黄沙的麻袋散落一地的声音。语气也叫人分辨不清那是陈述还是夸赞或惊叹。
  
  “您之前承诺过我,不会再为难那个孩子。”少年一如既往淡淡的语气,也是无波无澜。
  
  四爷吧嗒吧嗒又抽了两口,挥了挥烟杆子:“你先走吧,那个孩子的去留我们会再讨论,他在原来那个房间里。”
  
  少年依言退了出去,走过长长的廊道来到一个院子,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个房间。进到那间房里的时候,他极快地适应了屋里昏暗的光线,看到床_上的人正在睡觉。那是
(1/2)下一段 
槐安国师 2017-7-8  回复(2)
8楼. 这里是我的一些短篇,雨村日常为主,大家等更的时候可以去看,不定时持续更新~
https://tieba.baidu.com/p/5158808743?pn=
槐安国师 2017-7-9  回复(2)
9楼. upup
蒂莲湖 2017-7-9  回复
11楼. 加油有人支持你
邪守靈歸 2017-7-9  回复
下一页
第1/100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瓶邪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1-12-08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