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闲话商隐】惟应碧桃下,方朔是狂夫(4) 第1页(共36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圣女祠》“三部曲”,作为套餐一同发售。故而重新排版一下。

Aerith_Strife 2021-12-5
3楼. 这个闲话系列迟早要到《圣女祠》来了结~ 
最近兴趣变了、对方朔已经没啥感觉,但还是决定把这个坑填一下,算是有始有终,然后才可以开下一个坑嘛~
Aerith_Strife 2021-12-5  回复
4楼. 李商隐诗题里有“圣女祠”的诗一共三首,说明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应该是比较特殊的~ 
圣女祠在哪里,圣女又是谁呢?基本上考证出来,圣女祠应该在秦冈山附近。
冯浩说:
《水经注(漾水注)》“故道水合广川香水,又西南入秦冈山,尚婆水注之。山高入云,悬崖之侧,列壁之上,有神像若图,指状妇人之容,其形上赤下白,世名之曰‘圣女神’。至于福应愆违,方俗是祈。故道水南入东益州之广汉郡界。” - 按:合《水经注》 、《通典》 、《元和郡县志》诸书, 两当水源出陈仓县之大散岭, 西南流入故道川, 谓之故道水。 其云`西南入秦冈山' 者, 在唐凤州之境,州西五十里则两当县 。凤州南至兴元府几四百里, 东南至褒城县几三百里。而唐时兴元至上都, 或取骆谷, 或取斜谷; 若从驿路,则一千二百余里, 其途较纡也。 此为自兴元至凤州、出扶风郡之陈仓县大散关时经之无疑也。”
上面一段的重要信息有二:
(1)所谓“圣女”乃秦冈山崖壁上的神像
(2)秦冈山在两当县。圣女祠的地点 “为自兴元至凤州、出扶风郡之陈仓县大散关时经之无疑也”。
这里看到一个很熟悉的地名:兴元 – 令狐楚就死在兴元的呀!所以圣女祠很可能在隐隐去兴元的路上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
5楼. 作为地理盲,我比较努力地百度了几下,发现:
(1)兴元在陕西,就是如今的汉中。
(2)两当县如今隶属于甘肃省陇南市。秦时为“故道县”所辖。汉时故道县改属武都郡。隋代两当县属凤州,后改名河池郡。唐高祖时,河池郡又改名为凤州,领梁泉、两当、河池三县。两当县在永宁河汇入嘉陵江的地方,在秦蜀交通要道上。
(3)朱鹤龄说,秦冈山在武都。这个武都想来就是两当县所属的武都郡。如今甘肃省有武都区,也是陇南市所辖。素有“巴蜀咽喉、秦陇锁钥”之称,是甘肃、陕西、四川三省交通要道。
(4)冯浩提到的凤州(即河池郡),辖梁泉、黄花、两当和河池四县,隶属山南西道 ---- 
这就对啦!令狐楚就是死在山南西道节度使任上的。
所以我的考据就到此为止了。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2)
6楼. 综上所述,圣女祠在隐隐往返西川和皇都的路上,亦在去兴元的路上。
那么,圣女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水经注》是这样说的:秦冈山悬崖旁边有块裂开的大石壁,上面有神像,像是女人的容颜。神像上身红色、下身白色,民间称为圣女神。人们常到此祭祀女神,求她降福免灾。
所以这个圣女本来无名无姓,只不过是崖壁上的“神像”。这个神像是人为的还是天生的,亦未可知。但当地百姓是把它当成圣女下凡,用以祈福的。故而,在《重过》中有“上清沦谪”这样的句子。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
7楼. 这三首诗之间到底除了诗题外还有没有其他特定关联呢?我们就来慢慢分析吧~
我觉得那两首七律在总体风格和诗句构造上都很相似,所以在研究点题的那个五言排律之前,先把这两个七律并排看一下~
历代注家基本上一致认为《重过》写在最后,是隐隐从梓幕回“皇都”时所作;即使不是在罢幕之后,也是在梓幕期间,往返西川和京师时所作。
而第一首七律的《圣女祠》应该写得比较早,很可能是尚未与王氏成婚之时。张采田编排成是开成二年秋冬被令狐楚召往兴元途中所作。(这也是楼上地理考据的主要动机。)
所以,两首诗之间可能隔了二十年。
我觉得这个猜测还是比较靠谱的。虽然风格近似,这两首七律的艺术水准还是有很大不同的,《重过》显然要胜出不止一个等级。所以,姑且接受这些关于创作时间的推理。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
8楼. 既然说要并排看,那就真的把两首诗拆开来,一联一联的并排看吧~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
9楼. 松篁台殿蕙香帏,龙护瑶窗凤掩扉。//////// 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
这两联都是写的圣女祠的外观和环境。
根据前一联,圣女祠是在松竹环绕之中,有绣着蕙草的帷帐,雕着龙凤的高级门窗,显然十分华丽壮观。
根据后一联,(以及之前大家对“白石”进行的讨论),圣女祠的门洞似乎是开在岩石上的,而周围已缀满碧绿的苔藓。正因为环境如此冷清寂寞,才自然而然地引发出下一句“上清沦谪得归迟”。
这句诗很有暗示性,注家们也非常高兴地根据这句诗在隐隐和圣女之间画上个等号:诗句表面上说,圣女从天上下凡,迟迟未得返回天庭(或者已经返回了,但在人间也待了许久);实际上他自己也离开皇都多年,过着天涯飘泊的幕从生活。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4)
10楼. 然而,我的问题是:这两个圣女祠是同一地方吗?
前一联里那么华丽装饰的门窗咋就成了白石岩扉了?就算是二十年人事变迁,香火不盛,原本的建筑结构会变吗? --- 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最后回不回来讨论要看有无必要了。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
11楼. 无质易迷三里雾,不寒长著五铢衣。/////////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这两联写的都很“仙气飘飘”(借用吧友的评语)。
通常有神仙的地方都会云雾缭绕,而且神仙自己也能造雾。
圣女本身没有实体(无质),在雾里自然更加看不清楚,宛如和雾融成了一体。
隐隐的诗里神仙都是不怕冷的(例如:青女素娥俱耐冷),圣女自然也不怕冷,所以常年穿着轻且薄的“五铢衣“。这个穿着五铢衣的圣女差不多是说圣女祠里供着的圣女像吧,不然和出句里的 "无质易迷" 还真不搭。
当然穿着透明衣服没有实体的圣女也可以消失在三里雾中,所以也不能算矛盾。
这一联的视角感觉是推开门进到了圣女祠里面,正好承接了上句的“龙护瑶窗凤掩扉"。
《重过》的颔联差不多是所有读者的Darling,在这里也没必要多夸赞了。
隐隐在这里选择继续写景,而不像《圣女祠》那联那样写圣女。一则是承了上句的“得归迟”(读到此处,我依然不知道圣女回天上没有);二则《重过》这首诗就算他没进到圣女祠里面也写得出来。
Aerith_Strife 2021-12-6  回复
下一页
第1/3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李商隐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22-5-18 18:51